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法學
憲法與部門法的三重關系
2019年12月04日 10:05 來源:《中國法律評論》2019年第1期 作者:張翔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張翔,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標題注釋:本文是中國人民大學科學研究基金項目“部門法的合憲性控制”(項目號18XNL013)的階段性成果。

  憲法與部門法關系是現代法治的重要議題。應以明確效力等級的縱向思維,而非并列的、重疊的、模糊的橫向思維來處理憲法與部門法的關系,并在“法律對憲法的具體化”“法律的合憲性解釋”和“法律的合憲性審查”三個層次上具體分析。在理解“部門法的憲法化”趨勢的同時,也應看到憲法與部門法的“交互影響”。應該破除學科自足的迷信,推進憲法與部門法的互動與對話,以實現合憲性法秩序的整體和諧。

  憲法與部門法的關系是憲法學的重要課題。2001年“齊玉苓案”以來,隨著憲法學的“議題化”,①對憲法與部門法關系的研究愈加從宏觀走向微觀,從理論走向實踐。借由“憲法的輻射效力”“基本權利的第三人效力”“國家的?;ひ邐瘛鋇妊Ю淼囊牒捅就粱?,中國憲法學初步建立起了憲法與部門法關系的學理框架,并與各部門法學展開了互動。筆者亦曾初步概括了憲法與部門法的三重關系:“法律對憲法的具體化”、“法律的合憲性解釋”和“法律的合憲性審查”,②本文將在此基礎上做進一步的補充和擴展。

  一、憲法與部門法,抑或憲法與法律?

  盡管“憲法與部門法”的表述已為學界普遍使用,但對相關概念似仍有界定的必要。一方面,從最狹窄的“形式意義的憲法”概念(以憲法典的形式表現出來,具有最高效力的憲法)到寬泛的“實質意義的憲法”概念(以國家權力的配置與運行以及人權保障為內容的法的總稱),“憲法”的所指是有差異的。而如果把“經驗性的憲法/制”(一國政治生活的事實、政治關系的狀態)概念考慮進來,其內涵就更為模糊不清。③另一方面,各個部門法的一些基礎性規范,往往就規定在憲法中(比如作為民法基礎規范的市場經濟、私有財產權、人格權等條款,作為財稅法基礎規范的預算權、納稅義務條款),“對每一個法律部門都必須首先以其憲法性基礎為源頭來理解”,④各個部門法的學理也多將憲法作為本部門法的法律淵源之一。概言之,“實質意義上的憲法”除了包括憲法典和各種組織法之外,還包含了散落于各個部門法中的規范;而各部門法又往往將憲法典的部分條款作為本部門法的當然內容。在此交織混合的狀態下,我們所講的“憲法與部門法”實際上指的是什么呢?

  在筆者看來,出于清晰討論以形成有效學術對話和積累的必要,似乎可以將“憲法與部門法的關系”界定為:“形式意義的憲法”(具有最高效力的憲法典)與由低位階的規范所構成的各個法律部門之間的關系。這些法律部門,可以是在法制史和法學史上業已形成的,具有較強的內在體系性的法律部門,比如民法、刑法、行政法、訴訟法等,也可以是在某些領域形成的具有更強問題導向性的新興的法律部門,比如財稅法、社會法、環境法等。各法律部門的規范,不僅來自“形式法律”(由議會制定的),也來自更低位階的規范性文件。而且,由于“法律體系允許多種排列和分類的存在,因此,一個規范或一個制度完全可以出現在多個法律部門中”,⑤因此,各個法律部門并非涇渭分明。但是,都在憲法之下。

  這樣界定,是以明確效力等級意義上的上位法與下位法的縱向思維,替代并列的、重疊的、模糊的橫向思維,⑥在筆者看來,更有利于理清憲法與部門法的關系。在此縱向關系中,最核心的是憲法與各部門法體系中的“形式法律”(在我國是指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制定的法律⑦)之間的關系。下文的分析也主要在這個層面上展開。

作者簡介

姓名:張翔 工作單位: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