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東 >> 華東學人
中國教師距離“世界一流”還有多遠 ——專訪華東師范大學教師教育學院院長周彬
2019年08月05日 11:21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徐蓓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記者 徐蓓

  最近,2018年全球“教師教學國際調查(TALIS)”結果發布。該項調查每四年開展一次,以初中教師和校長為主要調查對象。上海作為中國師資隊伍的代表,在這次調查中顯現出一定優勢,多項指標位列世界第一。

  如果把教師教學國際調查比作一面鏡子,與世界各國的一流教師相比,中國教師距離“世界一流”還有多遠?我們該如何在提升教育層次上做文章?記者專訪了華東師范大學教師教育學院院長周彬。

  對教師的要求十分多元,無法一一測試

  解放周末:您能簡單介紹一下“教師教學國際調查(TALIS)”這個項目嗎?

  周彬:TALIS項目是國際經合組織(OECD)繼PISA(國際學生評價項目)之后發起的又一項國際教育研究項目。在之前進行的PISA評價項目中,他們發現,在影響學生發展的學校教育因素中,教師起著極其重要的作用。因此,OECD研發實施了TALIS項目,主要是通過對教師和校長的問卷調查,了解他們的工作條件、專業發展和學?;肪?,為各國提供可靠、及時和可比的信息,為各國教師發展提供改進依據和政策建議。

  此次TALIS 2018的調查,共有48個國家和地區的近24萬名教師參與,調查主要聚焦于五個部分,分別是有效的學校政策、教師的在職培訓、教師的課堂教學、吸引優秀人才進入教師隊伍、教師隊伍的穩定性。上海的教師教學國際調查項目是由上海師范大學和上海教師教學國際調查秘書處具體主持開展的。在調研中,上海按照國際標準抽取了200所初中的4000位初中教師和200位初中校長進行問卷調查,涵蓋了全市16個區的各類初中學校。

  需要指出的是,PISA是針對學生能力進行的評估,具體包括科學素養、數學素養、閱讀素養等幾個方面,測試結果相對比較客觀。而TALIS項目是一項調查,所以主觀性更多一些。

  解放周末:為什么采用了問卷調查方式,而非評估?

  周彬:因為對一個教師的要求太多元化了,比如要上好一節課,關系到教師的口才、知識結構、管理能力、對學生的愛心等等,這些要求太寬泛了,無法一一測試。此外,中小學的學科很多,只能聚焦于具有較多共性的教學部分,而沒有辦法把每個學科的獨特性以及學科知識的深度和廣度測試出來。正因為這個調查的確有難度,所以我們國家之前并沒有對教師隊伍進行過如此大規模的調查。

  解放周末:參與這項國際調查對我們有什么意義?

  周彬:教師教學國際調查就像一面鏡子,有了眾多國家和地區的參與,調查結果對每一個國家和地區都具有一定的參照價值。比如,上海教師究竟好在哪里、差在哪里,我們之前可能有一些感性認識,但現在有了數據,有了對比,就會更加清晰,也更加精準。通過比較,可以看到上海師資隊伍建設的成績,這讓我們在教師隊伍建設時更有信心;同時,看到了自身的不足,也可以挖掘出背后更深層次的原因,讓教師隊伍建設更有針對性。

  還有,我更愿意把上海作為中國的一個前瞻性樣本。因為上海畢竟是一個比較發達的大城市,是走在全國前列的。通過國際范圍內的比較,也可以促使中國其他城市對標“世界一流”,從中看到自己的差距,明確下一步師資隊伍建設的方向。

  高學歷會讓教師的教育更有內涵

  解放周末:調查結果顯示,OECD初中教師的平均年齡為44.1歲,而上海初中教師的平均年齡為39.4歲,年輕了4.7歲。這是什么原因?

  周彬:因為上海初中教師的入職年齡比OECD的教師早了近5年,上海初中教師平均入職年齡為22.7歲,而OECD初中教師的平均入職年齡為27.4歲。

  22歲正好是大學本科畢業的年齡,這也就意味著,上海初中教師基本上是大學本科畢業就入職了。而OECD很多國家和地區并沒有師范大學或者本科階段沒有師范專業。對他們來講,本科專業可能是數學或物理,畢業后如果想當教師,就到大學的教育學院繼續修教育學課程,取得碩士學位,再入職當教師,所以他們的入職年齡普遍比我們大。

  這從教師學歷調查這一項中可見一斑。調查顯示,盡管上海有99.1%的初中教師具有本科以上學歷,但僅有12.7%的教師具有碩士及以上學位,而在OECD國家和地區,有45.5%的教師擁有碩士及以上學位。學歷越高,入職的年齡當然就越大。

  還有另一個原因導致OECD初中教師入職年齡偏大。在他們的教師隊伍中,很多人從事過其他工作。比如,本科畢業后,有的人可能到銀行工作了一段時間,然后發現自己很想當教師,于是再去修教育學課程。有過其他行業的從業經歷,也使得他們的入職年齡要高于中國教師。

  解放周末:教師隊伍的這些差異會對教育造成怎樣的影響?

  周彬:有一個數據讓我們感到很自豪:在上海初中教師中,有高達86.6%的人把教師作為自己的首選職業,而OECD國家和地區中只有66.5%的教師把教師確定為首選職業。

  這說明了什么?說明在國內,教師這個職業對本科畢業生有著較大的吸引力,也表明上海初中教師對教師這個職業的高度認同。但同時我們應該注意到,這背后還說明,上海初中教師在職業體驗上比較單一。

  此次調查中我們看到,OECD教師的多元性和包容性比中國教師強,他們的師資隊伍更多元化是一個重要的因素。比如說,一個教師曾經在企業工作過,那么他對學生的培養可能更加包容,因為他自身有豐富的職業經歷,不會認定人生的道路只有這一條,他會鼓勵學生走上更加多元的人生道路,給予學生更多的職業選擇。

  解放周末:對于教師來說,學歷越高是不是意味著課上得越好?

  周彬:前幾年我曾經在一所中學當校長,那時候我就發現,本科畢業的教師上課并不比研究生學歷的教師差。由于入職較早,本科畢業的教師比同齡的高學歷教師經驗更豐富,在教學上也顯得更老練。那么,高學歷教師對于教學有什么好處呢?學歷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一個人的眼界,它可能無助于教師上課更精彩,但是它會讓教師的教育更有內涵、更有學術品質,這是高學歷教師所具有的特點。

  在我看來,上課的技巧屬于教學水平的范疇。從PISA測試結果可以看出,中國學生對于知識的掌握非常扎實,這說明中國教師在這方面的教學水平很高;但是中國學生在批判精神、創造力等方面是有所欠缺的,而學生的批判精神、創造力的培養,需要中國教育在層次上有所突破。一般來說,研究生比本科生更有批判思維,研究問題也更加深入。要提升中國教育的層次,就需要更多高學歷的教師去幫助學生超越課堂知識,培養學生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對上海來說,提升教師的學歷水平應該是未來的發展方向。

  提升課堂教學能力的“秘訣”在于教研組

  解放周末:在TALIS 2018調查中,上海的多個“全球第一”備受矚目。其中,上海有83.1%的教師報告參加過正式入職培訓,為所有國家(地區)中比例最高;上海的初中學校100%提供“帶教活動”,這在所有國家(地區)中屬于唯一;上海教師過去1年專業發展活動參與率達99.3%,也是比例最高的。您覺得與國外的教師相比,上海教師最大的優勢在哪里?

  周彬:從這些數據中可以看出,上海整個師資隊伍在參加專業發展活動方面,在世界上居于領先地位。其實,這背后也是由我國教師隊伍自身的特點所決定的。與國外教師相比,我國中小學教師隊伍的流失率很低。目前全國中小學教師共有1400萬人,離職比例很低。而國外初中教師的流失率較高,這是為什么?剛才講了,國外很多人當教師只是一種職業選擇而已,這就意味著他們離職的可能性很大。而在我國,絕大多數人把教師作為自己的首選職業,同時也是自己的終身職業。

  解放周末:中國教師普遍對職業非常專一。

  周彬:正是因為教師整體隊伍缺少流動性,為了保持它的活力,為了減少職業倦怠感,所以我們國家通過對教師隊伍的不斷培訓,來保證教師在知識結構、教學方法、教育理念等方面得到不斷更新。因此,中國教師隊伍明顯具有以下三個方面的優勢:

  第一,整體師德水平較高。對教師這個“太陽底下最光輝的職業”,我們寄予了很高的精神層面的要求。通過不斷培訓,推進了師德養成整體水平的提升。

  第二,在傳授知識、幫助學生掌握更多知識方面,我們的教師做得非常出色。根據TALIS 2018調查,上海教師在“明確教學內容”(使用方法多)和“進行課堂管理”(用時少)這兩方面的教學上具有優勢。當然,上海教師對于課堂教學的駕馭能力普遍非常出色,秘訣還在于學校里每個年級都有教研組。國外學校并沒有教研組,每個教師都靠自己“單打獨斗”。而我們的教研組可以幫助教師在教材分析、教學設計、教學語言等方方面面得到提升。

  第三,對教師的培訓始終貫穿于教師的整個職業生涯。以上海為例,從2012年起,上海的新教師都要參加全市統一的見習教師規范培訓,至今已有3萬多人次。培訓中,新教師要掌握職業感悟與師德修養、課堂經歷與教學實踐、班級工作與育德體驗、教學研究與專業發展四方面18個“能力點”,通過測試才能正式上崗。來到學校后,還會有一位學科骨干和優秀班主任繼續帶教引路。再以后,教師還要參加各種各樣的培訓,包括骨干教師培訓、特級教師后備班培訓、名師培訓等等。在職業生涯的每一個階段,培訓都會推動著教師不斷前進。

  總而言之,在師德培養、教學基本技能培訓、師資隊伍可持續發展這三個方面,上海教師有著非常明顯的優勢。興趣不僅是學習的開始,更應是學習的結果

  解放周末:對照國際先進水平,上海教師在教學上又存在哪些不足?

  周彬:我剛才講到,上海教師在常規的教學技能、課堂管理等方面已經做得比較完善,但是,在提升教育層次方面仍有較大空間,對于學生的長遠發展和整體規劃做得還不夠。這從本次調查的數據中可以直觀地反映出來。

  調查中有這樣一個數據:僅有20.8%的上海初中教師經常為學生布置長作業,而OECD教師在這個方面的數據為28%。我們大家都有過親身經歷,教師布置的作業絕大多數是短作業,也就是今天布置第幾頁哪些題,明天上學時把做完的作業交上來。但是,國外教師經常給孩子布置長作業。

  什么是長作業?舉個例子,老師讓學生去觀察每天早晨學校門前十字路口的交通狀況,并寫一篇觀察報告。學生需要花一個星期的時間,每天早晨在十字路口記錄下汽車通行的數據,然后根據數據寫出分析報告。這就是長作業。

  解放周末:長作業和短作業有什么不同?

  周彬:長作業有很多短作業無法比擬的教育功能。首先,它需要學生自己合理安排時間。短作業只在較短的時間內就可以做完,而長作業需要一個星期或者更長的時間,這就意味著學生要自己做好計劃。其次,長作業需要學生通過觀察,收集材料,自己提出問題,自己提煉出結論。長作業做完以后,學生最成功的往往不是解決了問題,而是進一步提出了問題。

  我們經常說,中國的孩子只會刷題,不會提問題,其實那是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機會去發現真實的問題,他們天天坐在課堂里死記硬背著標準答案,當然不可能自己提出問題來。

  最后,長作業還能給學生帶來成就感。要促進學生的自主學習,不僅需要培養學生的興趣,更要讓學生體驗到成就感。讓學生自己去調研一個項目、自己去設計一個東西,他們能從中收獲自信,并繼續朝這個方向努力。所以,興趣不僅僅是學習的開始,更應該是學習的結果,應該讓學生越學越想學,而不是想學就學,不想學就不學。

  總而言之,短作業有助于在較短時間內掌握知識,而長作業則更加關注學生的長遠發展。

  解放周末:增加長作業、減少短作業,看來是一種值得借鑒的教學方式。

  周彬:調查數據還顯示,僅有24.3%的上海教師經常讓學生使用信息技術來完成項目或者作業,而OECD教師在這方面已經達到52.7%,這與我國信息與通用技術工具高度普及的狀況是極不相稱的。

  目前,中國信息技術的發展在全球是走在前列的,而在教育領域,信息技術的應用卻與發達國家有一定的差距。從2014年開始,上海在培訓教師的信息技術能力方面花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包括課程和資源,為什么這個差距仍然比較明顯呢?因為信息技術的應用能力不完全是培訓出來的,更大程度上是使用出來的。如果我們認為信息技術有助于提高學生解決問題的能力,那它就是一個必要的工具;而如果學生的學習仍是以刷題為主,那信息技術就是多余的。所以,要改變上海教師信息技術能力薄弱的現狀,關鍵在于如何整體提升教育教學層次,讓信息技術應用成為培養學生關鍵能力的必要工具。

  讓孩子們

  痛快地在學習的跑道上飛奔

  解放周末:在您看來,中國教師隊伍應該從哪些方面入手予以改進?

  周彬:第一,我們的教學目標應該更遠大一些,為學生想得更遠一些,而不僅僅是為了當下的成績。比如,要減少考試,堅決杜絕排名。現在,有些學校不僅有期中考試、期末考試,還有月考、有周考,這樣做怎么可能關注到孩子的長遠發展?

  這些考試就像跨欄跑,跑道上是一個個的欄,教師和學生們疲于奔命,先過了這關再說,根本沒有時間抬起頭來看看遠方的終點。而且,這種跨欄跑讓教師和學生不得不只關注眼前,因為如果這個欄你跨不過去,那么你后面連跨欄的機會都沒有了。所以,只有把欄桿去掉,孩子們才能痛快地在學習的跑道上飛奔。

  再比如,日前下發的《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中提出,一定要創新教育教學方式,變單純的滿堂灌、填鴨式教育為啟發式、互動式、探究式教育,讓學生在課堂上學得活一點、實效大一點。這也是希望教師能更長遠地看待教育,對孩子的培養變得更加理性一點,不要太過功利。

  解放周末:立足長遠,消除短視行為,這是中國教育改革亟須破解的難題。

  周彬:第二,對學生的評價應該更科學一些,以素質教育為導向,而不僅僅是唯分數。

  之前提到,我們的教師對學生的包容度是不夠的。其實,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我們的教育對學生的評價是單一的。如果你去種10棵樹,你會發現每棵樹長得快慢是不一樣的,每棵樹的風格也是不一樣的。所謂包容,就是你能對每一棵樹都表示欣賞,并給予更長遠的期待。然而,當教育對學生的評價統一以分數為標準的時候,教師就很難包容所有的學生,因為他只看見學生的分數,而看不到學生身上其他優點了。

  第三,對教師的教育素養要求應該更高一些,而不僅僅是教學水平的提升。

  順應未來教育的趨勢,教師首先應該是學生的引路人,這是人工智能所不能取代的,因此,教師必須具備更深厚的文化底蘊和更豐富的教育內涵;其次,教師對學科知識應該有更加深刻的理解,只有這樣,才能勝任啟發式、互動式、探究式的新教學模式;最后,教師還要掌握更先進的教學方法,比如應用最新的信息技術手段開展教學,來培養未來智能時代所需要的人才。

  總而言之,上海乃至中國的教師都應該在教育層次提升上多做文章。只有當教師的眼光更遠、境界更高,而不僅僅是知識更豐富、上課更精彩,他們才能夠培養學生各方面的能力,才能夠對學生的未來發展有更長遠的規劃與期待。

作者簡介

姓名:徐蓓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