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亞太區域
法國在印太地區的戰略新動向及其影響
2019年12月04日 10:00 來源:《和平與發展》2018年第6期 作者:劉艷峰 馮梁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印太地區正在演變成全球地緣戰略中心。有鑒于此,法國對該地區的戰略進行了調整。與前幾屆政府相比,馬克龍政府更加強調對印太地區經貿合作的調整及平衡,從全方位的多邊主義轉向有重點、多層次、有差異的對外關系,軍事和意識形態色彩也更加濃厚。從規律來看,馬克龍政府雖保持了延續性和漸進性,但也更加突出調整性與制衡性。法國的戰略調整是權力結構變動、重塑大國地位以及維護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等一系列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盡管法國戰略調整的持續性還有待觀察,但其變化動向的確為國際戰略環境、印太地區安全局勢以及中法雙邊關系增添了不確定因素。 

  關鍵詞:印太地區;戰略新動向;法國;中法關系 

  作者簡介:劉艷峰,南京大學中國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博士生,中共江蘇省委黨校世界經濟與政治教研室講師;馮梁,海軍指揮學院海洋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南京大學中國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臺后正式推出“印太戰略”構想。構想一經提出就牽動了世界范圍內的大國關系和各國戰略走向。對此,法國也在密切關注從印度洋到太平洋這一廣闊區域的地緣戰略態勢。2017 年5 月,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成功當選為新一屆法國總統后,面對全球戰略重心東移,為了?;しü謨√厙墓依婧橢廝艽蠊匚?,他選擇了“靈巧接觸”戰略:一方面積極發展與中國、印度、澳大利亞等地區國家的雙邊戰略伙伴關系,另一方面闡述法國對地區熱點問題的看法和主張來提升地區存在感。2018年5月2日,馬克龍在訪問澳大利亞時,明確表示要與澳大利亞合作,在印太地區建立“巴黎德里堪培拉”新戰略軸心,維護基于規則的地區秩序,平衡中國不斷增強的實力及影響力。從現實主義的理論層面來講,法國之所以關注印太,是為了應對全球權力格局“東升西降”的發展態勢以及新興大國中印在印太地區的迅速崛起。從自由主義的理論層面來看,馬克龍也在積極參與地區多邊制度的構建。法國介入印太地區權力格局和制度的戰略新動向值得關注。 

  一 法國在印太地區的戰略新動向及特征 

  在殖民時代,法國的利益就是維持對柬埔寨、越南和老撾等印度支那三國的殖民統治,但1954 年的奠邊府戰役結束了其東亞殖民統治歷史。冷戰后,法國填補了美蘇撤退留下的權力真空,積極介入東亞事務。2012 年當選為法國總統的弗朗索瓦·奧朗德(Fran?ois Hollande)提出法國全面轉向亞洲(Pivot to Asia),將該地區視為法國全球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逐漸形成了較為獨立且以經濟外交為主的東亞戰略。2017 年末,特朗普推出“印太戰略”,從印度洋到太平洋這一廣闊區域的重要性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在此背景下,法國為提高本國在印太地區的地位和作用,預先進行戰略布局,努力積極地維護法國在印太地區的國家利益。 

  (一)注重印太地區經貿合作的調整與平衡 

  從薩科齊政府到奧朗德政府,法國逐漸加強了在亞洲的經濟外交,而馬克龍上臺后更加注重貿易額的調整與平衡。在2008 年全球金融?;?011 年歐債?;?,法國經濟受到嚴重損傷而陷入困境,此后都通過擴大外需來刺激國內經濟發展。法國與中國、東盟的貿易額保持平穩增長,但近年來與印度的貿易合作陡然增強。以2017 年的雙邊貿易額為例,中法雙邊貿易額為530.5 億美元,同比增長13.0% ;法國與東盟雙邊貿易額為295.9 億美元,同比增長7.7% ;而法印貿易額則超過90 億美元,同比增長達到了30%,而且法國對印度的貿易赤字也大大降低。法印貿易額的快速增長,反映了法國開始在印太地區爭取貿易投資機會,尋求將印度發展成為重要經貿合作的對象與伙伴,不僅將東亞地區而且將印太地區作為世界經濟的引擎,在印太地區調整貿易重點對象和維持貿易額的平衡分配。 

  此外,馬克龍政府注重調整與平衡還體現在對自由貿易區談判與構建的推進中。2018 年3 月,法國與印度發布聯合聲明,承諾到2022 年雙邊貿易額增至150億歐元,并要“適時重啟”印度-歐盟自由貿易協定談判;兩國還強調自由貿易的重要性,要與世界貿易組織所有成員國一起構建開放包容的全球貿易體系。從深層次來理解,它揭示了法國力求通過在印太地區的宏觀調整,進而謀求在新的世界經濟體系中掌握制定貿易規則的主導權。近年來,法國致力于推動與日本、印度、澳大利亞等印太地區大國的自由貿易協定談判,塑造“開放公平”的世界經濟體系的同時,也注重與東南亞中小國家的經貿投資合作與自由貿易協定談判。法國越來越將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視為東南亞的重要投資和貿易對象國,同時注重與越南、印尼、菲律賓等新興國家的經濟合作。此外,法國還極力推動歐盟與東盟的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為法國在東盟國家發展貿易投資爭取更多的利益與商機。 

  (二)從全方位的多邊主義轉向有重點、有層次、有差異的對外關系 

  長期以來,在法國政府的對外關系當中,歷來將亞洲地區排在美國、北非、中東之后的第四或者第五位。奧朗德政府時期開始打破這一外交“死角”,渴望與亞洲所有國家發展外交關系,即一種“全方位”的多邊關系。馬克龍執政后,則更加注重外交關系的重點及層次性、差異性。一方面,法國短時間內提升了與印太地區國家的訪問密度與規格,以增強政治互信。2017年5月就任法國新總統后,馬克龍在短短一年內就對“印太戰略”所涉及的4 個國家均進行了國事訪問。隨即,法國總理、外交部長、國防部長等政府首腦和高級官員也訪問了印太地區其他國家。這種訪問級別、速度和密度是以往法國政府沒有出現過的,它從另一個側面表明了法國對印太地區外交的濃厚興趣和高度重視。此外,馬克龍抓住印度和澳大利亞推行印太戰略的契機,積極提出要打造法印澳戰略同盟,反映了他急切想使法國介入印太地區、并且努力在印太地區發揮外交影響力的現實政治傾向。 

  另一方面,馬克龍政府致力于拓展多層面有差異的戰略伙伴關系網絡。在奧朗德政府時期,法國將日本擺在優先位,東南亞國家則從歷屆政府的忽視中獲得“補救”——法國加強了與原殖民地國家的關系。而馬克龍政府則逐漸增強了印度在其外交關系中的地位,并且在東南亞拓展了與其他國家的關系。一是法國深化了與地區大國印度的戰略伙伴關系。2018 年3月馬克龍對印進行國事訪問時,兩國發布聯合聲明稱,將繼續鞏固和深化雙邊“特殊關系”,強化安全合作,并簽署了互相利用對方在印度洋的海軍基地的協議。二是法國與新加坡新建立了戰略伙伴關系。2017 年3 月,時任法國總統奧朗德訪問新加坡,兩國一致認為彼此是可信任的戰略合作伙伴,應基于共同的價值觀打造一個“開放、多邊主義、全球化和法治”的世界。馬克龍執政后,法國在印太地區的重點關注對象還涵蓋了日本和澳大利亞,并且拓展到了包括印度尼西亞和越南在內的中小國家,從而構筑了多層次、有差異的戰略伙伴關系網絡。 

  (三)增加了在印太地區的軍事投入和具體行動 

  截至目前,約8,000 名法國軍事人員駐扎在從印度洋到太平洋的廣闊海域,以?;け竟暮M飭斕睪腿絲?/span>——這里有法國85% 的專屬經濟區以及約160 萬的公民。為應對印太地區大國關系的微妙變化、預先進行防務布局,馬克龍執政后積極調整了法國在印太地區的軍事投入,加強了與印太地區國家的防務關系,深化與他們的雙邊和多邊軍事安全合作。一是積極迎合印太地區國家的戰略訴求,謀求發展防務合作與武器貿易。法國前總統奧朗德在2017 年3 月卸任前就向馬來西亞推銷法產“陣風”戰斗機,時任馬來西亞總理的納吉布(Najib bin Abdul Razak)稱防務合作是馬法雙邊關系“最重要的部分”。2018 年1 月,法國國防部長富羅倫薩·帕爾利(Florence Parly)出席第四屆法國馬來西亞防務合作高級別委員會會議。同年3 月,馬克龍在巴黎會見了越南共產黨中央總書記阮富仲(Nguyen PhuTrong),并宣布法越兩國將深化防務合作,制定共同的防務合作計劃且重點深化軍事裝備合作。 

  二是積極參與多國聯合軍演,強化在印太海域的具體行動。2017 年5 月,法國“西北風”級兩棲攻擊艦抵達日本佐世保海軍基地,與日本、英國及美國海軍在關島海域舉行聯合軍事演習。外界普遍認為,這是對中國日益增強的軍事投射能力的一種回應。2018 年1 月,在法日外交與防務部長級(2+2)磋商會上,法國新任國防部長帕爾利強調,法國已準備好與日本在印太地區舉行更多聯合軍演,兩國還會強化防務合作以確保印太地區海上通道“自由而開放”。同年3 月,法國海軍還派出“紅寶石”級“珍珠”號核潛艇,與印度海軍在果阿附近海域舉行“伐樓拿2018”軍事演習;法國海軍軍艦“葡月”號抵達菲律賓,拉開了兩國拓展共同防衛合作的帷幕。 

  從特征來看,法國在印太地區的戰略新動向具有鮮明的軍事和意識形態色彩。其一,從軍事層面來看,在前總統奧朗德政府時期,法國在印太地區的目標相對平穩。2016 年3 月,時任法國太平洋艦隊司令安妮·庫勒爾(Anne Cullerre)表示,“法國將繼續通過從本土派出主力戰艦的方式以增強其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永久性存在,繼續為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發揮重要作用”。然而,馬克龍執政后則有意增強對印太地區的軍事戰略部署并付諸實際行動。2017 年5 月,法國與美國、英國、日本三國海軍進行了首次聯合軍事演習,演習科目暗示了法國對中國可能“限制”南海航行自由的憂慮。綜合來看,法國目前在印太地區的軍事活動主要包括在南海的聯合巡航、出售軍事武器、參與軍事演習,以及間或表示參與戰略結盟的興趣。其二,法國重視價值觀外交和意識形態相近性。2018 年5 月3 日,馬克龍在訪問澳大利亞時公開指出:“打造‘巴黎德里堪培拉軸心’對三國在印太地區的共同目標來說非常關鍵,法國希望身處該民主國家軸心的中心地位,維護基于規則的秩序以平衡中國不斷增強的實力及影響力?!倍雜諑砜肆此?,法國在印太地區的戰略新動向既折射了法國的全球戰略,也體現了其所尊崇的“自由開放印太”的宏觀秩序設想。歐盟歷來倡導多邊主義規范,并且作為一種“規范性力量”發聲發力,作為歐盟的核心成員國,法國自然極力維護基于規則的印太地區秩序,在保持權力均衡的基礎上積極推進和塑造新的國際和地區規則。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法國歷屆政府都確證與中國關系的重要性,即便前一屆奧朗德政府開始關注與中國的貿易逆差而尋求某種平衡,但從未像馬克龍政府一樣明確地突出對中國的制衡。 

作者簡介

姓名:劉艷峰 馮梁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