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頭條新聞
走出歷史認識論 ——改革開放四十年史學理論話語范式的局限與出路
2019年10月22日 08:1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評價》2019年第2期 作者:卓立 字號
關鍵詞:歷史相對主義;史學方法論;主客二元論;歷史實在論;融貫論

內容摘要:改革開放四十年史學理論的主要范式是“歷史認識論”,但它不僅不可能辯護歷史知識合法性,而且是實證史學、史學理論與歷史理論三者分裂的根源。

關鍵詞:歷史相對主義;史學方法論;主客二元論;歷史實在論;融貫論

作者簡介:

  摘要:改革開放四十年史學理論的主要范式是“歷史認識論”,但它不僅不可能辯護歷史知識合法性,而且是實證史學、史學理論與歷史理論三者分裂的根源。以歷史實在論為哲學前提的歷史認識論根本上是一種近代西方哲學的鏡式映像理論,它是歷史相對主義真正的幕后推手,而不是拯救客觀史學的唯一出路。在“歷史認識論”范式下,史學理論只能反復在“歷史認識是主觀的還是客觀的”這類問題中兜圈子,并將闡釋學、后現代主義之類的新理論曲解為對歷史認識主觀性的“佐證”。實際上,現代科學的發展早已摧毀“客觀自在真理”的近代科學圖景,并促使哲學率先“走出認識論”,轉型為現代哲學。所謂“走出歷史認識論”并非否定客觀歷史(及客觀世界)的實在性,也并不是否定認識現象,而是懸擱“客觀歷史實在”這個無效的形而上學信念,擺脫“自然的態度”,超越主客二元論的陳舊框架,從而將歷史知識的“符合論客觀性”轉換為“融貫論客觀性”。這既是建設中國特色史學話語的內在要求,也是真正把握馬克思主義社會歷史思想精髓的關鍵。

  關鍵詞:歷史相對主義 史學方法論 主客二元論 歷史實在論 融貫論

  作者簡介:卓立,西南政法大學哲學系副教授。

 

  “歷史認識論”通常與“歷史本體論”對舉,是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史學理論主要聚焦的領域?!襖啡鮮堵邸幣淮室乓恢種骺投?,即以“歷史本體”(亦即絕對化的自在客體)為前提,將歷史學視為史學家(主體)對歷史本身(客體)的認識結果?!襖費芊袷強凸壑丁幣蚨晌襖啡鮮堵邸鋇鬧行奈侍?,它無疑從屬于“知識何以可能”這個西方近代哲學的“康德問題”。與其類似的還有“分析的歷史哲學”與“思辨的歷史哲學”、“歷史”的兩重性(歷史認識與歷史本身)、史學理論與歷史理論等區分,并彼此相互間各有呼應。這充分說明此類二分法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至掩蔽了一個重要問題:這種二元區分是本質性的,還是范式意義上的?實際上,所謂“分析的歷史哲學”與“思辨的歷史哲學”之分是以經驗主義語境為前提,⑴而“歷史”一詞的兩重性無論中西也都只是近代認識論興起后的流行用法。

  史學理論的探討在20世紀末一度備受國內學界矚目,而今卻頗有些門庭冷落。這一方面由于“歷史認識論”所關注者不外“歷史認識是主觀的還是客觀的”這個老問題,而其結論最終除“辯證”地說一句“歷史認識既包含主觀性又包含客觀性”似乎別無選擇。另一方面,歷史認識論發展多年的主要結果,是大多數史學家都開始承認歷史認識無法消除主觀性以實現“如實直書”,從而認為“歷史學是一種認識學,一方面求‘映像’,另一方面認識者的主觀因素不可避免地摻入”。⑵此種思想隨著后現代主義的流行被進一步強化,導致客觀歷史知識信念動搖,演變為日益濃厚的歷史相對主義。于是原本旨在為歷史學充當“向導”和“保鏢”的史學理論,最終既不能辯護歷史學學科合法性,亦不能為實證史學與歷史理論研究提供足夠切實的“方法論指導”。而且在多數中國實證史學從業者看來,史學工作不需要理論,因為“發揮主觀性和想象力進行歷史解釋”這類技能,歷史學家天生就能運用自如。那么以歷史認識論為內核的史學理論既然已經完成“解放主體性”這一使命,便應鳥盡弓藏、兔死狗烹,其殘余意義大抵僅限于為“思想史”、“學術史”、“史學史”添磚加瓦,是以“史學理論”至今分屬“中國史學史”和“世界史學史”等學科內。⑶

  然而,有欠反思的是,歷史認識問題固然是一種“客觀”研究領域,但“歷史認識論”卻是否只是史學理論的一種研究范式?史學理論之所以被史學實踐冷落,與其囿于歷史認識論范式是否有根本關聯?值得注意的是,19世紀下半葉以降,西方近代認識論便隨著現代科學轉型而開始了現代哲學轉型。無論是歐陸的現象學—闡釋學傳統還是英美的分析哲學傳統,都已超出主客二元論框架,擺脫近代機械論世界觀和樸素實在論,將知識是否符合自在客體的“認識論”問題,轉變為知識自身如何實現確定性這一“知識論”問題。真正的知識不再被視為對“客觀自在”的符合論真理意義上的點對點式映像,而是在人類整體公共知識體系中獲得最終辯護的融貫有效的確定知識。就此而言,歷史學的知識合法性不可能再依賴符合客觀歷史存在的“映像”來保障,而應積極探索一條基于現代哲學轉型的融貫論真理道路來拒斥歷史相對主義。我們真正應該拋棄的也并不是“發展空間已經不大”的史學理論,而是一直在“歷史認識主觀性與客觀性”中兜圈子的“歷史認識論”這一過時的史學理論范式。

  一、 歷史認識論與改革開放四十年來的史學理論建設

  近年來,歷史學界已清楚認識到史學理論研究與史學實踐脫節這個緊迫問題,有學者認為史學理論“對中國的史學發展的正面影響極其有限”,⑷而“史學撰述與歷史文本理論之間,也出現了兩張皮……理論那張皮越來越走向文學,而實踐那張皮,卻依然固守著客觀主義”。⑸另外,實證史學研究亦呈現單純“為學術而學術”傾向。

  歷史學科的成熟與良性發展,本有賴于實證史學、歷史理論與史學理論三者相輔相成。實證史學、史學理論與歷史理論三者之間,實證史學指向基礎,占據著史學實踐的主體;史學理論指向依據,旨在奠定史學研究的前提、環境和方向;歷史理論則指向功用,代表著史學研究的知識理想。歷史理論不以實證史學為本,難免淪為空中樓閣,實證史學若不能最終指向歷史理論,則只見樹木不見森林,如同盲人摸象,但這兩者之間必須引入史學理論居間批判疏導才能對接,因為實證史學與歷史理論之間并非樹木與森林那種“物—物”關系,而是知識體系的內部關系。

  所謂歷史認識論,乃指從人類主體認識過程入手,以客觀歷史過程的絕對存在為基本前提,以“歷史知識何以可能”或“歷史學能否是客觀知識”為根本問題,探討歷史學科性質及歷史學知識合法性等元學科問題的史學理論范式??梢運?,改革開放后的中國史學理論,總體上遵循這一理論范式,并且這也被大多數學者公認為改革開放后中國史學理論的主要成就。比如,王學典說:“‘文革’之前,歷史認識論的研究基本上是一個空白和盲點?!雹式蟠蝗銜骸啊母鎩?,史學家研究歷史,大體上采用毛澤東在《實踐論》中對一般認識論的闡述。即在實踐基礎上從感性認識到理性認識。對歷史認識論基本上沒有展開研究?!雹擻諗嬉嘀賦觶骸啊母鎩?,關注歷史學自身發展中的理論問題的研究,是近20年來我國史學理論研究的一個重要特點……歷史認識論的研究原來基本上是一空白,近年的研究已經有了一定的基礎?!雹痰比?,這種成就主要與新中國成立后一度因歷史唯物主義取締歷史認識論有關,故而更宜視為歷史認識論的復興而非創建。畢竟在新中國成立前,20世紀上半葉的史學界圍繞“史學方法論”,已經有一些歷史認識論的探討,甚至史學理論也“逐漸過渡到自成體系、具有較高學術水平的研究著述和史學理論入門教材齊頭并進的格局”。⑼

  不過,改革開放后歷史認識論的復興,不同于20世紀上半葉以實現史學“學科自治”為意旨,而主要是歷史學界試圖尋求“學術自治”的結果:改革開放以前,“史學界基本是以我國傳統馬克思主義哲學認識論來代替歷史認識論”。⑽也正是這種首先出于“學術自治”而非“學科自治”的訴求,使歷史認識論雖始于“史學方法論”發展,最終則是孕育出專門的“史學理論”學科。將“史學理論”與“史學方法論”混為一談是一種常見的錯誤,直接結果就是把史學理論視為史學家的實踐歸納,由此批判史學理論研究“跑題到歷史哲學問題”。⑾“史學方法論”與“史學理論”不同,正如李紅巖所言,“‘歷史理論’‘史學理論’‘歷史哲學’處在理論框架的第一層次,‘史學方法’與‘史學方法論’則處在第二層次”。⑿“史學方法論”主要源自史學家對自身實踐的經驗歸納,“史學理論”則是理論家對歷史學的系統反思,從而不僅包含實踐規則,還指向學科本身及其原理的合法性,并因此與哲學具備更深關聯。改革開放后,歷史學研究者開始關注歷史認識特殊性問題,在此前提下,歷史主義思想成為專業歷史學者共同擁護的宗旨。⒀這種歷史主義思想一方面要求維護歷史學研究的學術獨立性,另一方面要求擺脫自然主義和科學主義傾向,強調歷史認識特殊性(學科獨立性),這便導致在新時期將高揚歷史認識主觀性作為史學理論突破口。

  因此,在20世紀80年代,歷史研究對“學科獨立性”與“學術獨立性”的需求在開始時是同一的,歷史認識論首先表現為對“史學方法論”的反思,以致史學界出現一波編寫史學概論教材的熱潮,“在短短的十年間,出版并被相關高校確定為歷史學本科生甚至延伸為研究生教學的指定參考書,計有11本之多”。⒁“史學方法論”轉變為“歷史認識論”也是逐步的,“1980年代中前期出版的幾部領史學概論性著作風氣之先的作品……或沒有、或只有很小一部分歷史認識論方面的內容?!筇謇此?,自1989年李振宏的《歷史學的理論與方法》、姜義華等人合著的《史學導論》這兩部著作同時出版后,歷史認識論方面的內容才不同程度地被納入史學概論性著作的理論體系之中,而歷史認識論主體問題是首先予以關注的對象?!雹右艙撬孀攀費Х椒鄱岳啡鮮堵鄣摹爸匭路⑾幀?,史學理論才能成為一門獨立學科,其中心立論便是歷史主義基于“歷史認識主體性”對“歷史學特殊性”的人文主義辯護。史學理論學科從“史學方法論”蛻變為獨立學科的標志性事件便是《史學理論》雜志(1989年后復刊改名為《史學理論研究》)的創辦,其發刊詞中表明了通過建立專門的“史學理論學科”維護歷史學科獨立性的意旨。⒃

  就此而言,改革開放后歷史認識論的研究從一開始就隱含了反轉歷史認識中主體與客體地位的趨勢。40年來,國內史學理論界圍繞這種思路發表了大量歷史認識論論著和譯著,核心論點大致有:(1)歷史首先是人的歷史,而非自然的歷史,研究人的歷史,勢必以人的思想、情感、文化等為中心,因此不宜使用自然科學的方法,而更宜使用移情、理解、想象等方法;(2)已經永久過去的歷史事件永遠無法再被驗證,歷史學無法運用實驗方法,只能依賴歷史記載進行還原,但這種還原的依據(歷史記載)本身已經是主體的產物;(3)在歷史認識中隔絕主觀性是不可能的,任何歷史記述一定包含了主體意識的滲透,一定包含階級的和時代化的立場,我們對歷史的記載和反思,永遠不可能一致,完全客觀的歷史學是不可能實現的;(4)歷史學并非完成態的,一定會隨著時代變遷不停地重寫,一切真歷史都是當代史;(5)歷史學不是科學,而只是人類主體自由意志的表達,究其根本而言是一種敘事作品,而不是對客觀世界的精密還原。以上五個核心論點,基本構成一個較為完整的論證序列,其中心都是歷史認識的主體性(并被等同于“主觀性”),而基本立場則是一種人文主義(反科學立?。?。

作者簡介

姓名:卓立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走出歷史認識論——改革開放四十年史學理論話語范式的局限與出路.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