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理論經濟學 >> 經濟思想史
顧海良:馬克思對巴師夏和凱里經濟學理論的比較研究
2019年07月31日 16:46 來源:《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研究》2018年第3期 作者:顧海良 字號

內容摘要:馬克思承繼他之前對經濟思想“學派”“流派”研究的基本觀點,從歷史的、社會的和方法的多視角上梳理和厘清經濟學的紛繁復雜的“學派”“流派”之間的關系。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原文標題:馬克思對經濟思想流派及其歷史發展的探索——馬克思《巴師夏和凱里》手稿讀解

內容提要:在《巴師夏和凱里》手稿的“前言”中,馬克思打算通過對巴師夏和凱里經濟思想的批判,以經濟思想史的論述為主線,展開自己的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的闡述。馬克思承繼他之前對經濟思想“學派”“流派”研究的基本觀點,從歷史的、社會的和方法的多視角上梳理和厘清經濟學的紛繁復雜的“學派”“流派”之間的關系。馬克思揭示了以巴師夏和凱里為代表的資產階級庸俗經濟學,把李嘉圖的古典經濟學當作謬誤加以抨擊和以社會主義者的經濟學為對立面的特定內涵。馬克思對凱里關于美國和英國的經濟關系論述的錯誤觀點作了批判,對政治經濟學關于國家論題研究的主要論題作了闡釋,對巴師夏和凱里經濟學理論作了比較研究,從“民族環境”上對國家論題研究的方法論要義作了闡釋。

關 鍵 詞:馬克思經濟思想/巴師夏/凱里/學派和流派/庸俗經濟學  

作者簡介:顧海良,教育部社會科學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1856年上半年,英國正面臨著一場以金融貨幣?;卣韉木夢;?。這年4月,馬克思在一次集會上指出: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中存在的“現代工業和科學為一方與現代貧困和衰頹為另一方的這種對抗,我們時代的生產力與社會關系之間的這種對抗,是顯而易見的,不可避免的和毋庸爭議的事實?!庇燒庵侄鑰貢厝灰鸕摹吧緇岣錈?將使無產階級實現“在全世界的解放”。馬克思滿懷激情地指出:“歷史本身就是審判官,而無產階級就是執刑者”。[1](P581)1856年9月,馬克思預言:“我不認為,一場大的金融?;謀⒒岢儆?857年冬天”;在這場“以前從未有過的全歐規?!鋇奈;?“我不認為我們還能長久地在這里當旁觀者”,投入革命的洪流,“‘動員’我們的人的日子不遠了”。[2](P72-73)

  面對當時歐洲?;透錈南質?馬克思決意加快撰寫自己的政治經濟學著作,為無產階級革命鍛造一把理論之劍。1857年底,馬克思在給恩格斯的信中提到:“我現在發狂似地通宵總結我的經濟學研究,為的是在洪水之前至少把一些基本問題搞清楚?!盵3](P140)實際上,1857年初以后,馬克思就以極大的精力,從事政治經濟學的“雙重”研究工作:一是加強經濟?;侍獾難芯?。他密切注意英、德、法、美等資本主義國家經濟變化的現實,注意搜集這些國家經濟?;氖導首柿?為寫作專門論述?;侍獾鬧髯髯急?。二是加緊政治經濟學原理的研究。馬克思認為,自己的政治經濟學著作,解釋資產階級生產關系的本質,“使公眾認清事物的實質”,是一項“非常必要”的工作。[3](P141)

  1857年7月,馬克思開始撰寫他的計劃中的政治經濟學著作,他首先寫的就是后來被稱作《巴師夏和凱里》的手稿。在馬克思的筆記本中,這篇手稿僅有7頁,在1904年首次公開發表時,被命名為《凱里和巴師夏》。后來,在1939年至1941年出版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大綱》(當時《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的名稱)中,根據馬克思在《我的筆記本的提要》(寫于1860年1月至2月)所作的“巴師夏和凱里(1—4)。巴師夏論工資(5—7)”的提示,[4](P611)這篇手稿被改稱為《巴師夏和凱里》,作為《政治經濟學批判》的附錄發表。在俄文版《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中,這篇手稿開始作為《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的開頭部分發表。MEGA2在1976年出版的《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中,《巴師夏和凱里》手稿也作為開頭部分發表。

  一、《巴師夏和凱里》寫作緣由及其意義

  《巴師夏和凱里》手稿分作兩部分,一是馬克思稱作“前言”的部分,集中于對法國經濟學家弗雷德里克·巴師夏(Frédéric Bastiat,1801-1850)和美國經濟學家亨利·凱里(Henry Carey,1793-1879)經濟思想的批判;二是對巴師夏《經濟的和諧》(1851年巴黎第2版)一書第14章“論工資”的批判性論述。

  在一開始的“前言”中,馬克思顯然打算通過對巴師夏和凱里經濟思想的批判,以對經濟思想史的論述為主線,展開自己的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的闡述。自1843年底開始政治經濟學研究以后,馬克思一直將經濟思想史的探索同政治經濟學的理論研究結合在一起。

  《巴黎筆記》是馬克思1843年10月中旬至1845年1月底在巴黎撰寫的經濟學摘錄筆記。在《巴黎筆記》中,馬克思就是在對經濟思想史的“批判”中理解政治經濟學理論的。在馬克思首次閱讀斯密和李嘉圖著作,以及那一時代法國和英國經濟學家,主要如薩伊、西斯蒙第、麥克庫洛赫、詹姆斯·穆勒、安·路·德斯杜特·德·特拉西以及弗里德里?!だ釧固氐熱酥韉惱急始侵?特別是在馬克思閱讀恩格斯《國民經濟學批判大綱》一文的摘要筆記中,可以清晰地看到經濟思想史探索在馬克思開始政治經濟學研究時的重要作用。

  恩格斯1844年初撰寫的《國民經濟學批判大綱》,同當時流行的經濟學著作一樣,以經濟思想史的考察作為政治經濟學原理闡釋的切入點。在《國民經濟學批判大綱》的開篇,恩格斯就準確地把握了18世紀經濟思想史的重大變化,認為“18世紀這個革命的世紀使經濟學發生了革命”,這一“革命”突出地體現為“新的經濟學”的產生,也就是“以亞當·斯密的《國富論》為基礎的自由貿易體系”,即“自由主義經濟學”的形成。歸在這一“新的經濟學”下的著述者,主要有李嘉圖、麥克庫洛赫、詹姆斯·穆勒和薩伊等。[5](P58-59)恩格斯指出:一方面,自由主義經濟學“甚至不能對重商主義體系做出正確的評判,因為它本身就帶有片面性,而且還受到重商主義體系的各個前提的拖累”;但另一方面,“自由主義經濟學達到的唯一肯定的進步,就是闡述了私有制的各種規律。這種經濟學確實包含這些規律,雖然這些規律還沒有闡述為最后的結論?!盵5](P59-60)在對經濟思想史論述的基礎上,《國民經濟學批判大綱》才轉入對國民經濟學“基本范疇”的探析。

  在《巴師夏和凱里》手稿的“前言”中,馬克思開宗明義,指出“現代政治經濟學的歷史是以李嘉圖和西斯蒙第(兩個相對立人,一個講英語,一個講法語)結束的,它在17世紀末是以配第和布阿吉爾貝爾開始的?!盵6](P3)這就表明,在“前言”中,馬克思將以經濟思想史的探討為主線,展開對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的闡釋。在《巴師夏和凱里》手稿第4頁上,馬克思寫道:“凱里的主要對立面是李嘉圖,總之,是現代英國經濟學家;巴師夏的主要對立面是法國社會主義者”,[6](P11)對李嘉圖和西斯蒙第之后古典政治經濟學的“歷史”結局作出的這一概括,揭示了19世紀30年代之后資產階級政治經濟學發展的新的路向。

  在《巴師夏和凱里》手稿第4頁,馬克思中斷了“前言”對經濟思想史的闡釋,轉入對巴師夏經濟學的工資理論的批判。這似乎表明,馬克思不再打算在“前言”中以經濟思想史的探討為主要線索,展開自己的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的闡釋。馬克思似乎打算以對巴師夏工資范疇的批判,作為自己的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闡釋的起點。

  巴師夏《經濟的和諧》設為25章,第14章為“論工資”。在這之前,《經濟的和諧》已經對人的需要、交換、價值、財富、資本、土地產權、競爭和收益等問題作出論述。馬克思直接切入對巴師夏的工資理論的批判,是因為工資問題最為直接地反映了“資本和雇傭勞動、利潤和工資的現存關系”,[6](P15)也最能體現巴師夏這些經濟學家“想為雇傭勞動制度的優越性進行辯護的辯護士”[6](P13)的本質。但在對巴師夏工資理論的批判中,馬克思意識到:“不能再談這些毫無意義的東西了”,因而決定“拋開巴師夏先生”,[6](P17-18)中斷手稿的寫作。緊接著,在1857年8月,馬克思開始撰寫《〈政治經濟學批判〉導言》(以下簡稱《導言》)手稿。在《導言》中,可以發現馬克思中斷《巴師夏和凱里》手稿寫作的原因。

  在《導言》中,馬克思提出了構建他的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的“抽象上升到具體的方法”,這也是“抽象的規定在思維行程中導致具體的再現”[6](P42)的方法?!兜佳浴誹岢齙摹墩尉醚小分韉摹拔迤峁辜蘋?就是馬克思對這一方法的最初的、也是最為切實的遵循?!拔迤峁辜蘋備髕鬧魈庖來問?“一般的抽象的規定”;“形成資產階級社會內部結構”的資本、雇傭勞動、土地所有制范疇;“資產階級社會在國家形式上的概括”;“生產的國際關系”;“世界市場和?;?。[6](P50)其中第一篇“一般的抽象的規定”,主要是“一些有決定意義的抽象的一般的關系,如分工、貨幣、價值等等”,[6](P41)或者說是“勞動、分工、需要、交換價值等等這些簡單的東西”。[6](P42)這就是說,這些簡單范疇,才可能成為理論體系始基范疇和邏輯起點。在接著《導言》之后的《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貨幣章”中,馬克思以達里蒙貨幣理論批判為開端,對《政治經濟學批判》理論體系的始基范疇和邏輯起點作出最初的探索。

  “貨幣章”對達里蒙貨幣理論批判的邏輯思路就是:從對貨幣關系的探討中,揭示出交換價值的內在規定性;從對交換價值的探討中,揭示出價值的內在規定性,以及價值向貨幣轉化的內在必然性。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揭示出價值、交換價值作為商品的內在要素和機能的性質,貨幣成為商品內在矛盾運動的產物,商品由此而作為最抽象的范疇,成為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的邏輯起點?!盎醣藝隆本荽飼康?“有必要對唯心主義的敘述方式作一糾正,這種敘述方式造成一種假象,似乎探討的只是一些概念規定和這些概念的辯證法。因此,首先是弄清這樣的說法:產品(或活動)成為商品;商品成為交換價值;交換價值成為貨幣?!盵6](P101)從商品范疇到貨幣范疇的轉化,反映了理論邏輯中從具有簡單規定性范疇向具有復雜規定性范疇的轉化,反映了從抽象上升到具體的總體方法在馬克思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中的成功運用。

  從經濟思想史的闡釋到工資范疇的批判,再到勞動、分工、需要、交換價值等簡單范疇的探索,最后從貨幣范疇深入到商品范疇探索以及商品范疇邏輯起點的確立,構成馬克思從1857年7月之后的半年間,關于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認識的思想飛躍,深刻體現了馬克思經濟思想的重要轉折。顯然,這一思想飛躍和重要轉折,是以《巴師夏和凱里》手稿為起點的。這是我們現在讀解《巴師夏和凱里》手稿最為重要的意義所在。

  馬克思寫作《巴師夏和凱里》手稿,并不表明巴師夏在經濟思想史上有多大的影響。其實,在經濟思想史上,巴師夏并不占有什么重要地位。馬克思認為,“巴師夏所從事的,只是對那種以對照而結束的研究做出令人滿足的解釋——一種虛假的滿足?!本頭治齙姆椒ê凸ぞ叨?一方面“巴師夏提供的是虛構的歷史,他提供的抽象有時采取理性的形式,有時采取假想事變的形式”;另一方面巴師夏“矯揉造作,注重形式邏輯”,他“提供的充其量不過是一些以反論表述的、經過精雕細刻的陳詞濫調”。[6](P10、11)馬克思在1857年對巴師夏《經濟的和諧》作出的這一“分析性”評價,約瑟夫·熊彼特在90年之后似乎作了積極回應。熊彼特是20世紀最有影響的經濟思想史家,他在大約寫于20世紀40年代的《經濟分析史》中,對巴師夏經濟思想作過這樣的比喻:“一個游泳者,在沙灘上玩得很痛快,然后走到了深處而被淹死了”,《經濟的和諧》就是巴師夏一生最后“被淹死”之作。熊彼特認為,盡管不能斷言《經濟的和諧》“根本沒有什么好的想法”,但“它的缺乏推理力,或者無論如何,它的缺乏運用經濟分析器械的能力,使得它在此處無權請求受到重視”,“在這本書中我無論如何也看不出有什么科學的功績?!盵7](P188)從馬克思到熊彼特,對巴師夏《經濟的和諧》的“分析性”的研究相隔幾近百年,但結論如此接近,可以看作巴師夏在經濟思想史的實在的影響和地位。

  

作者簡介

姓名:顧海良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1.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