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考古學 >> 考古動態
安徽阜南迎水寺遺址發現龍山到西周遺存 ——系夏商之際遺存在淮河流域北部地區的首次發現
2019年12月04日 09:51 來源:“文博中國”公眾號 作者:蔡波濤 何曉琳 朱靜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迎水寺遺址位于安徽省阜陽市阜南縣許堂鄉大橋村大橋集,緊鄰潤河的支流沿岸。遺址為平面近圓形的臺墩,總面積約為4000平方米。為配合305省道拓寬工程的建設,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聯合武漢大學考古系、阜南縣文物管理所于2018年3月至7月,對被工程占壓的遺址西側部分進行了搶救性考古發掘工作。

  根據前期考古調查并結合遺址現場實際情況,擬定發掘面積為400平方米,布設5×10米探方8個,實際發掘面積約350平方米。共清理遺跡有灰坑103個、房址8座、墓葬1座。遺址堆積的主要年代為龍山晚期、商代和西周時期。

  迎水寺遺址龍山時期的遺存在發掘區內發現的較少,僅揭示有少量的地層和小型房址類遺跡。房址從結構方面可以分為兩個類型,一類是墊土上挖長方形基槽,以F7為代表,平面呈方形;另一類為墊土上只發現有排狀柱洞,以F8為代表。從出土遺物中側裝扁三角形鼎足的形制特征以及其他陶片的情況來看,其文化屬性應為“王油坊類型”遺存。

  夏商之際時期遺存在淮河流域北部地區的首次發現

  本次發掘有10個灰坑層位上打破龍山時期遺存,同時又被商代遺存所疊壓,以H26、H101為代表。H26位于T1917的西部,被商代灰坑H5打破。平面呈橢圓形,直壁近平底,深約90厘米,坑底發現曲肢人骨1具,出土大量陶片、動物骨骼及蚌殼等遺物,可辨識器型有有鬲、大口尊、缸、捏口罐等,已修復小件陶器有陶鬲2件、深腹罐1件和陶甗1件。H101位于T1920西北部,被商代地層第⑦層疊壓,平面為橢圓形、剖面為弧形寰底,深約58厘米,出土大量動物骨骼、陶片、紅燒土塊以及蚌殼等遺物,可辨識器型有鬲、罐、爵等。這些灰坑中出土陶器同時包含岳石文化因素、二里頭文化因素和商文化因素,從器物形制特征判斷其年代應該在二里頭文化晚期到二里頭-二里崗之際。

  灰坑H26坑底人骨情況

  與臺家寺遺址同時期商代遺存的新發現

  商時期遺存是迎水寺遺址遺存中最為豐富的部分,和皖西北地區其他商時期遺址一樣,迎水寺遺址的商時期遺存年代大體上屬于早商最晚至晚商最早階段,即洹北商城時期。遺跡發現有較為豐富的房屋、灰坑等。房屋遺存以F1為代表,該建筑有經過微夯修筑的墊土地基,地基從已揭示的部分來看,其建筑面積不小于100平方米。此外,還發現有與該建筑相聯系的奠基坑,編號H8,位于F1墊土的南部,平面為近橢圓形,剖面為斜直壁平底,深40厘米??幽誄鐾?具完整的豬骨,其頭向西,尾向東,面朝上,四肢在上,背在下。

  F1奠基坑H8

  在此次發掘區內,大體以F1為界,可將商代遺存分為南、北兩個功能區。其中,房屋以南的區域主要遺跡類型為灰坑,坑內主要填埋生活垃圾,出土陶器以灰陶為主,器類包括鬲、甗、罐、甕、豆、大口尊、爵等。此外,在南區28個商代堆積單位(以南部灰坑為主,F1內亦有出土)內發現有卜甲,在其他7個堆積單位內發現有卜骨,另有較多龜甲出土。此類祭祀遺存在整治、鉆、鑿和灼燒等方面均體現出較強的中原商文化傳統。

  房屋以北的區域則是手工業生產區,大量灰坑中出土有鑄銅和制骨手工業遺物。鑄銅遺物包括陶范、坩堝殘片、煉渣等?;狗⑾鐘釁痰姘資業暮焐脹獵戰崦?應為一建筑遺跡,編號F6,燒結面內經檢測發現有豐富的含銅類物質,推測可能與鑄銅活動相關。從出土陶范中可以辨認出的器型包括箭鏃和錛鑿,未發現鑄造青銅容器的遺存。制骨手工業遺存都和角鏃的生產相關,包括各種原料、坯料、邊角料和切割鹿角產生的廢料等,從遺物種類分析基本能復原角鏃生產的各個環節。

  較為豐富的西周時期遺存的新發現

  迎水寺遺址的西周遺存也保存較好,除了地層堆積外,遺跡類型主要為灰坑和墓葬。M1位于T1918中部,長方形豎穴土坑墓,直壁,單棺,頭向朝正北方,墓壙南北長226厘米,寬度為78厘米,棺寬約55厘米,深約26厘米。葬式為仰身直肢,在盆骨附近和頭骨口腔內發現有海貝,另隨葬銅箭鏃1件。墓葬頭頂部隨葬陶器3件,器物組合為鬲、罐、簋。從陶器判斷其年代應當在西周中晚期至兩周之際。陶器反映出的文化面貌與淮河流域其他遺址差別不大。

  西周墓葬M1

  西周墓葬M1出土陶器

  重要意義

  根據目前掌握的資料,迎水寺遺址應當是目前淮河以北地區已發掘的臺墩遺址中,保存最好的一個,其早期文化層厚度一般在4.5米左右。在時空框架方面基本完整保留了從龍山到西周的文化序列,這對于建立淮河流域及皖西北地區新石器時代至商周考古學文化譜系有重要意義。

  商代灰坑H4、H7出土陶器

  迎水寺遺址商代遺存最為豐富,且與以臺家寺遺址為代表的相關遺址年代相同,兩者直線距離約10公里,均位于潤河沿岸,依河道測量其相距也僅約15公里,本次迎水寺遺址的發掘收獲對討論淮河流域商代遺址等級與布局有重要意義。

  就發掘所揭示的情況來看,迎水寺遺址比較完整地揭示了商代房屋、生活垃圾區與手工業區的位置關系,是討論商代臺墩遺址內部布局的重要材料。商代鑄銅和制骨手工業遺存的發現,對研究商周時期鑄銅和制骨手工業生產的布局和區域特點也提供了新的重要線索。

  以H26為代表的夏商之際的遺存,在淮河以北地區尚屬首次發現。而在同一堆積單位內發現有岳石文化因素、二里頭文化因素和商文化因素共存的現象,也為我們認識淮河西北部地區這一階段考古學文化的分布態勢與交流融合提供了新視角。(作者:蔡波濤 何曉琳 朱靜 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武漢大學考古系 阜南縣文管所)

  (圖文轉自:“文博中國”公眾號 原文發表于:2019年11月29日《中國文物報》第8版)

作者簡介

姓名:蔡波濤 何曉琳 朱靜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