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考古學 >> 重大課題
刻在石頭上的城市史 ——重慶石刻文獻研究現狀與前景展望
2019年08月09日 10:3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阿運鋒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重慶是我國最年輕的直轄市,轄區內武陵山脈橫貫其中,長江、烏江、嘉陵江穿流而過,境內多民族聚居,3000多年來曾經三為國都,四次筑城,地域文化特色鮮明,是巴渝文化的發祥地。

  石刻文獻研究有待系統化

  重慶石刻文化是巴渝文化的典型代表,其獨特的自然地理環境造就了豐富多彩的石刻文化:如白鶴梁題刻、龍脊石刻、蓮花石題刻等八大枯水題刻記錄了重慶歷史上重要年份長江水文的變化情況;重慶境內,漢文化與少數民族文化長期交融,在石刻文獻中留下了獨特的印記,形成了以漢族、土家族、藏族等民族為主體的多民族石刻文化;以大足石刻、潼南石刻為代表的佛教、道教石刻藝術蜚聲中外,是我國石刻藝術之林中的瑰寶。

  重慶石刻文獻具有記錄水文變化的古代科技屬性、民族文化的多樣性、佛道文化融合的宗教屬性等特點,這幾方面是有別于其他地方石刻文獻的典型特征。重慶石刻文獻歷史悠久,最早的石刻文獻為西漢地節二年(前68)的《楊量買山刻石》,內容豐富且多珍稀之作,具有極高的文獻價值,但歷代學者對它的研究尚顯薄弱。

  受行政區劃等歷史因素的影響,歷代金石著作鮮有專書著錄重慶石刻文獻。重慶石刻文獻散見于金石學家對四川石刻的著錄,如宋趙明誠《金石錄》、洪適《隸釋》《隸續》,清王昶《金石萃編》、陸增祥《八瓊室金石補正》等。南宋王象之《蜀碑記》、清李調元《蜀碑記補》、清劉喜?!度徒鶚貳紛妓拇ㄊ?,重慶石刻是其中的一部分。其中,劉喜海對重慶石刻文獻搜集較勤,數量較多。

  1990年,高文、高成剛編輯出版的《四川歷代石刻》,收錄自兩漢至近現代尚存的四川著名石刻201塊,但重慶地區石刻所錄不足10%。重慶博物館編著的《中國西南地區歷代石刻匯編》(1998)第一、二冊也著錄了部分重慶石刻文獻資料。

  截至目前,關于重慶石刻文獻的專著、論文多集中于大足石刻、白鶴梁石刻。大足石刻研究以造像為主,據統計,有關大足石刻研究各種文獻計1700余篇目,畫冊、研究論著、科普讀物合計近40種。2018年,由重慶出版社與大足石刻研究院合作出版的《大足石刻全集》(11卷),全書1200萬字,不僅包含考古文獻,還整理了拓片、線描圖、測繪圖、航拍圖等內容?!洞笞閌倘吩擻孟執醭曬肟萍際侄?,對大足區境的世界遺產范圍內的所有石窟、石刻群進行全面系統的整理,較之1999年出版的《大足石刻銘文錄》更為系統、全面,是迄今為止關于大足石刻最全面、最權威的考古研究報告。

  關于白鶴梁石刻文獻的研究,代表性著作有陳曦震主編的《水下碑林——白鶴梁》(1995)、陳曦震和陳之涵《中國長江水下博物館:白鶴梁題刻》(2003)、曾超《三峽國寶——白鶴梁題刻匯錄與考索》(2005)、黃?!棟綴琢禾飪碳肌罰?014)、李世權《石刻涪州》(2015)、王曉暉《白鶴梁題刻文獻匯集校注》(2015)等。其他論著如王玉《重慶三峽庫區唐代佛教石刻造像調查報告》(2006)、彭福榮《烏江流域民族地區歷代石刻選輯》(2007)等,因著眼點不同,對重慶石刻所錄不多。

  除大足石刻、白鶴梁石刻外,關于重慶石刻文獻的相關研究論文不多,比較零散。新世紀以來,重慶石刻文獻的價值漸為學界所關注,但系統的研究仍顯不足。如《新中國出土墓志·重慶卷》(2002)收集了重慶市所轄27個區、縣及鄰近八個地市共44個區、縣(市)的墓志170余件。其中,隋2方、唐5方、宋39方、蜀和元代各1方、明61方、清51方、民國24方,均為1949年以來重慶出土的歷代墓志。該書體例上包括說明、圖版、錄文等幾部分,圖文并茂,但在釋文方面存在不少錯誤。

  《巴渝文獻總目》(2017,以下簡稱《總目》)古代卷“石刻文獻類”總目,代表了重慶石刻文獻研究的新高度?!蹲苣俊貳笆濤南桌唷筆章擠段ё暈骱旱亟詼曄?,至民國年間止,時間跨度近2000年,共收入石刻1277件?!蹲苣俊肥前陀宓厙濤南椎腦ㄞ?,也是一本目錄性質的“文化地圖”。但《總目》也存在一些問題:如因體例所限,有“目”無內容,研究者見不到石刻的真面目,不便使用;碑目的收錄范圍也不夠全面,編者主要是從歷代志書的藝文志中輯錄石刻文獻條目,而寺觀、學校、壇廟、古跡部分則多有遺漏;編者沒有做田野調查,未實地訪碑,對重慶石刻文獻的實際存量、存佚狀況未進行科學的統計。

  總之,以往的研究呈現碎片化,系統性不足;研究者的視角比較分散,研究方法也較單一;田野調查嚴重不足,且元數據著錄規范、數字化?;さ確矯娑轡瓷婕?。重慶迄今尚無一本可以反映其石刻文獻全貌的專著,這不能不說是一個缺憾。

  地方文化?;ぜ呦質狄庖?/font>

  石刻是文物,應加強?;?。但由于年深日久,風雨侵蝕,石刻殘泐漫漶的情況很常見。隨著現代城市化進程不斷加快,受大規模建設活動、人為破壞等因素的影響,石刻?;ひ裁媼僦疃嗄煙?。陸增祥說:“金有時毀,石有時泐,賴墨以傳之,墨本聚散何常,存亡賴著錄以傳之?!笨杉?,及時科學地整理石刻文獻是石刻?;すぷ韉氖滓撾?。

  據調查,重慶石刻文獻有一部分在博物館、圖書館、文管所內被妥善保存,但多未經系統整理,也有不少石刻文獻暴露在荒野之中遭受著風雨的侵蝕和人為的破壞,目前亟待搶救性整理與?;?。因而,全面系統地整理重慶歷代石刻文獻,編纂出版《重慶石刻文獻總集》,進而建立重慶石刻文獻數據庫,進行數字化?;び肜?,對石刻文獻的?;び肜美此?,不失為一種有效的方式,同時也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和現實意義。

  其一是“證史補闕”的文獻價值。從文獻角度考察,重慶市及各轄區地方志具有不連續、殘缺不全的特征:如重慶最早的志書是明成化《重慶府志》,今殘存一冊;萬歷《重慶府志》(1606)八十六卷,今殘存六十四卷,只有道光《重慶府志》(1843)九卷較完整。而重慶市各轄區志書多為清、民國時所修,既不連續且殘缺不全。根據方志文獻記載研究重慶歷史文化,面臨“文獻不足征”的問題,這大大局限了學者對巴渝地區先唐、中古、近代歷史文化的研究。值得注意的是,重慶石刻文獻存量巨大,且多未被著錄,其“證史補闕”的文獻價值不容忽視。

  其二是文化傳承與數字化?;さ畝嘀匭б?。重慶石刻文獻散落在巴渝大地,內容豐富,它與傳世文獻一樣是研究巴渝文化形成、發展的切入點,也是了解不同歷史時期巴渝政治、經濟、軍事、民族、宗教、文學、科技、民俗、教育、地理等方面難得的資料。系統整理重慶石刻文獻并進行數字化?;?,具有地方歷史文獻整理與文化建設的雙重價值,具有石刻文化的傳承與?;?、石刻文獻資源的開發與利用等多重現實意義。

  整理的過程既是對重慶地方石刻文獻存量的一次摸底排查,也是對地方石刻文獻現狀(存佚、毀損)的一次系統調查工作,能夠為地方文物的?;ぜ拔幕ㄉ杼峁┎慰?。石刻文獻還可為考察區域文化的形成、發展過程提供文獻支撐,為提振地方文化自信找到文獻依據。因此,編纂出版《重慶石刻文獻總集》,具有不可估量的文化、經濟和社會效益。

  可喜的是,重慶學術界已經認識到系統整理地方石刻文獻的重要意義,《巴渝文獻總目》古代卷“石刻文獻類”的編纂、《巴渝文庫》的籌劃,充分體現了這一點。目前,系統整理、研究重慶石刻文獻,時機已經成熟。

 

 ?。ū疚南倒疑緲蘋鷂韃肯钅俊爸厙焓濤南鬃薌菡硌芯俊保?8XZW012)階段性成果)

 ?。ㄗ髡叩ノ唬撼そΨ堆г何難г海?/font>

作者簡介

姓名:阿運鋒 工作單位:長江師范學院文學院

課題: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西部項目“重慶石刻文獻總集元數據整理研究”(18XZW012)階段性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