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歷史學 >> 歷史學專題 >>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 英雄事跡
穿越時空的“一條大河”
2019年08月11日 08:15 來源:《光明日報》( 2019年08月11日 04版) 作者: 字號

內容摘要:在我兒時記憶中,《我的祖國》是一首耳熟能詳的歌,堪稱流行歌曲式的“抒情歌曲”。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偉大的祖國,難忘的歌聲②】

  穿越時空的“一條大河”

  ——歌曲《我的祖國》是怎樣誕生的

  作者:項筱剛(中央音樂學院音樂學研究所副研究員、中國當代音樂博士)

  在我兒時記憶中,《我的祖國》(電影《上甘嶺》插曲,喬羽詞、劉熾曲、郭蘭英演唱)是一首耳熟能詳的歌,堪稱流行歌曲式的“抒情歌曲”。也許是因為第一句歌詞——“一條大河波浪寬”的緣故,很多聽眾都將這支歌曲親切地稱之為《一條大河》。正如詞作者喬羽回顧當初的創作立意所言:我每次聽到《我的祖國》,便會自然而然地想起我的故鄉、我的童年,因為故鄉外婆家的北邊也有一條大河,記憶中那條大河上總有來來往往的木船以及“船上的白帆”。

  穿越時空的“一條大河”

  電影《上甘嶺》劇照 資料圖片

  1.“大河”之源頭

  作為20世紀中國音樂史上頗有代表性的旋律大師,作曲家劉熾經歷了一個漫長的厚積薄發的創作過程。出生于貧民家庭的劉熾,在考入延安魯藝前,有關音樂方面的知識,主要來源于西安市的“鼓樂社”、學校音樂課和戲曲音樂。對西安鼓樂的學習,特別是學習吹竹笛、吹笙,為劉熾若干年后的音樂創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1939年,延安魯藝成立一周年,18歲的劉熾進入魯藝的大門,和日后成為新中國音樂事業骨干人物的時樂濛、黃準、陳紫、莊映等人同為音樂系第三期的同學,后來,他和關鶴童分別在《黃河大合唱》之《河邊對口曲》中演唱“張老三”和“王老七”。在魯藝學習期間,人民音樂家冼星海的“自由作曲課”對劉熾產生了積極而深刻的影響,尤其是冼星海對中國共產黨、對祖國、對人民的愛,在十余年后的《我的祖國》等劉熾代表作中比比皆是,隨處可見。

  不論是《七月里在邊區》(1942)之《七月里》和《在邊區》《勝利鼓舞》(1942-1943)、秧歌劇《減租會》(1943)之《翻身道情》、歌劇《白毛女》(1945,賀敬之、丁毅執筆,馬可、張魯、瞿維、煥之、向隅、陳紫、劉熾作曲),還是新中國成立之初的《荷花舞》、歌曲《新疆好》(1951)、《讓我們蕩起雙槳》(1955)等,均在冥冥之中為這首《我的祖國》的誕生做了必要的、充足的準備。

  早在創作《我的祖國》一年前,有著“詞壇泰斗”之稱的喬羽,便已通過《讓我們蕩起雙槳》與劉熾成為“搭檔”。此次的“一條大河”可謂是二人的第二次“珠聯璧合”。當然,誰也沒有想到,一年后,他們又有了第三次“珠聯璧合”之作——單樂章合唱曲《祖國頌》(1957),成為這兩位大家又一部經典之作。

  穿越時空的“一條大河”

  《我的祖國》喬羽手跡 資料圖片

  2.“大河”之形成

  作為電影《上甘嶺》的插曲,《我的祖國》的歌詞當年有著先后兩個版本。第一個版本是該片的導演、編劇沙蒙、林杉等人情急之下自己動手完成的:

  祖國啊,我的母親!您的兒女,離開了您溫暖的懷抱,戰斗在朝鮮戰場上。在我們的身后,有強大的祖國……

  然而,沙蒙在延安時期的老戰友、作曲家劉熾對這一版歌詞不甚滿意,于是向劇組推薦了自己的老搭檔——詞作家喬羽。此時遠在江西的喬羽,在沙蒙的幾封加急電報的催促下,星夜兼程地趕到了長春電影制片廠,入住“長影”的“小白樓”。不愿重復自己的喬羽認為,如果按慣例為這部戰爭題材的影片譜寫一首充滿著“火藥味”的歌詞,很容易與影片的整體基調太“靠”,就像舞臺上演員的著裝顏色與舞臺背景完全相同——缺乏對比。在沙蒙每日光臨“小白樓”的“逼債”高壓下,喬羽靈感突發,根據不久前為創作電影《紅孩子》劇本橫渡長江的記憶,完成了插曲《我的祖國》的歌詞:

  “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我家就在岸上住,聽慣了艄公的號子,看慣了船上的白帆……”

  短短的幾句歌詞,分別從“視覺”——“波浪寬”“白帆”;“聽覺”——“風吹”“號子”;“味覺”——“稻花香”三個方面,勾勒出栩栩如生的畫面感,喚起銀幕上下人們的思鄉之情,進而以“心潮逐浪高”之勢,將全曲和全劇推向高潮——愛我中華。

  作曲家劉熾拿到這第二版歌詞后,幾天足不出戶,在反復吟唱《小放?!返榷嗍酌窀韜?,一口氣譜寫出《我的祖國》引子的旋律。音樂的閘門打開后,主歌、副歌的旋律接踵而至。也許是受歌曲《歌唱祖國》(1950)的影響,《我的祖國》恰到好處地融合了頌歌、進行曲兩種不同體裁的氣質和意境之美。由于作曲家劉熾一貫遵循“音樂是第一性的,語言是第二性的”,故其巧妙地處理了“我家就在岸上住”之“岸”、“聽慣了艄公的號子”之“聽”等“倒字”現象,以及“看慣了船上的白帆”之“船”的“甩腔”,成功地沖破了歌詞語言對音樂的束縛。

  在經歷若干歌唱家試唱《我的祖國》后,沙蒙、喬羽等人將歌唱家郭蘭英鎖定為最終演唱人選。戲曲演員出身的郭蘭英果然不負眾望,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漸入佳境”的錄音,令現場參加錄音的工作人員無不為之動容,更是使得《我的祖國》在錄音的第二天便通過電波傳遍大江南北,先于電影《上甘嶺》與受眾見面,起到了先聲奪“影”的藝術效果。

  穿越時空的“一條大河”

  劉熾舊照 資料圖片

  3.“大河”之奔騰

  1956年,電影《上甘嶺》公映后,插曲《我的祖國》成為該片令人難以忘懷的經典片段。在缺糧、少藥、斷水的坑道里,年輕的女衛生員王蘭深情地為志愿軍的傷病員們唱起了這首歌。戰爭的殘酷與音樂的美好形成了強烈的“對位”,產生了巨大的戲劇張力,將全劇推向了一個高潮,也對該歌曲之前緊繃的戰斗情節起到了緩沖和調色的作用。歌曲《我的祖國》乘著電影《上甘嶺》的翅膀,飛入了共和國的尋常百姓家,成為一首家喻戶曉的“流行歌曲”。

  該片導演沙蒙首次找到劉熾時,便對電影《上甘嶺》的插曲提出了一個“小小的要求”——“過了若干年,也許電影早已被人遺忘,但這首電影插曲卻能牢牢地永駐人們的心頭”。事實證明,沙蒙的這個目標顯然已經超額實現。一般來說,電影音樂有三種境界:一是音樂鑲嵌于電影之中,成為電影這門綜合藝術的一部分;二是音樂貫穿于電影的故事之中,有力地推動著故事情節的展開;三是音樂能夠脫離電影母體,可以作為一門“純音樂”作品而獨立存在。很顯然,作為一首電影插曲,《我的祖國》已然進入電影音樂的第三種境界,也是電影音樂的最高境界。

  不論是作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優秀歌曲”,還是作為20世紀中國音樂史、20世紀中國電影音樂史的一個歷史坐標,歌曲《我的祖國》都是當之無愧的杰出代表,因為它代表了一個時代,代表了一個時代的音調,代表了一個時代的心聲,與《歌唱祖國》《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我為祖國獻石油》等歌曲一道,成為“時代的代言人”。

作者簡介

姓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