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美術館
錢松嵒筆墨中的時代氣象從何而來?
2019年08月09日 13:43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蒲波 張瀚允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1949年4月23日,無錫解放,年過五旬的錢松嵒由過去以教書和賣畫為生的舊時代畫師,轉變為一名文藝工作者?!八莢畝撩蠖對諮影參囊兆富嶸系慕不啊?,認識到‘講話’的時代意義,明白了畫家在社會生活中的位置、人生價值和創造人民大眾喜聞樂見作品的意義” ——在7月31日至8月11日于中國美術館舉辦“中國美術館捐贈與收藏系列展:筆墨松嵒——錢松嵒誕辰120周年紀念展”期間,展覽策展人、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陳履生這樣回顧。

  壯游萬里話丹青 

  陳履生所了解到的錢松嵒,在國學方面的“童子功”有別于同齡人,從13歲開始對景寫生,不斷從現實山川中獲取思考和靈感的源泉;新中國成立后,美術家社會地位的提高激勵了他的創作熱情,他畫農民生活,表現新事物、新生活,贊美新的社會制度和廣大民眾新的精神面貌……而其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1960年錢松嵒作為老畫師參加“江蘇省國畫工作團”二萬三千里的壯游,途經國內8個省。

  此次旅途給錢松嵒帶來了極大的觸動。在展覽展陳的75件錢松嵒詩稿、創作草圖等珍貴文獻資料中,一頁《壯游萬里話丹青》記錄下了錢松嵒當時的真實感受:“到了嘉陵江,就聯想到吳道子、李思訓,他們都畫過嘉陵江,他們受歷史的限止,看不見今天嘉陵江的新貌,我們幸運地生在今天畫嘉陵江,應該比吳道子、李思訓畫得更好。古人沒有見過今天的東西很多,如拖拉機、大水庫、汽車、洋房等,畫本上當然不會有……繼承傳統和反映現實本來是發展的,不矛盾的??墑潛硐質址ㄉ獻芑岣械繳?,甚而有大困難,我們應該打破老框框,解放思想,古為今用,今更勝古。 ”

  展覽展出了上世紀60年代錢松嵒創作的《激流放筏》 《嘉陵江上》 《北泉公園》 《滄江竹筏》 《三元古廟》 《歷經千劫花更紅》 《開路上黃山》 《萬人浴海圖》等一系列作品,包括中國美術館館藏的《紅巖》 《常熟田》等作品。

  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評價道,《常熟田》跳出了傳統“三遠法”窠臼,以一種鳥瞰的視角將原本應該水平展開的稻田“豎”了起來,同時采用“滿構圖”的方式將整個畫面絕大部分的稻田進行了由實到虛的處理,單純而豐富。 《紅巖》用朱砂把種滿芭蕉的土坡畫成猶如赤霞的紅色山巖,建筑前高入云天的古柏以濃墨點厾而成,襯以一叢叢用雙鉤法畫出的芭蕉。黑、白、紅色彩對比帶來的強烈視覺沖擊力,烘托出氣勢磅礴的革命激情——這是中國山水畫領域令人擊節稱絕的色彩創新。

  老夫耄矣掀髯笑 

  談及與錢松嵒最初的緣分,吳為山追溯至上世紀70年代他家中墻上掛著的那幅錢松嵒的作品《泰山頂上一青松》 。雖然這只是一幅印刷品,那時候的他卻從中欣賞到了松樹“矯矯千歲姿,昂霄猶舞翠”之風儀,“朝昏有風月,燥濕無塵泥”之氣度,更感受到了“凌風知勁節,負雪見貞心”之品質。更為驚喜的是,他曾在南京玄武湖畔寫生時見到了恰好也在寫生的錢松嵒本人。

  “先生身材清瘦挺拔,滿頭銀絲,長髯飄飄,年逾古稀而氣質凌然出塵,其形象氣質與我多年想象完全契合。多年之后,我為宜興市創作錢松嵒塑像,便選擇了他寫生時的動作狀態——其實正是我記憶中的錢先生形象。 ”吳為山說。

  進入展廳,觀眾所感受到的錢松嵒又是怎樣的呢?展覽特別在三個主題板塊“祖國山河抖擻描”“迢迢我自江南來”“拾翠披云尋我師”展墻上展示了錢松嵒的相關詩句:“撩我雙眸萬象嬌,策筇橐筆不辭遙。老夫耄矣掀髯笑,祖國山河抖擻描。 ” (1984年題“近作展” ) “萬壑千流扃一壩,渾流不復源渾濁。迢迢我自江南來,喜見江南飛北岳。 ” (1965年題《訪渾源縣參觀恒山水庫》 ) “橐筆金陵寄一枝,南宗北苑逝多時。老夫也乞江山助,拾翠披云尋我師。 ” (1979年題《六朝山色》 ) ——一個“掀髯笑” 、心境開闊的錢松嵒躍然而出。

  觀眾可以從錢松嵒于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所創作的《秋鳴》 《峻山行旅圖》中感受到他面對祖國滿目瘡痍的憂慮與奮起抗爭的心情,可以從上世紀50年代的《張公洞》 《牛首山鐵礦》《煤城春》 《武州河上》等作品中感受到新中國生產建設的新面貌?!骯懿荒芊從誠質?? ”在展陳的一份手稿里,記者看到錢松嵒對于這個問題做出了提綱挈領的歷史性梳理。他認為,中國民族繪畫的優良傳統是沿著現實主義道路發展的,從漢畫磚刻、唐代仕女圖、宋代《清明上河圖》 、山水畫“元四家” 、明清繪畫的摹古再到“今日的復興” 。他寫道:“現實主義不是自然主義” ,要“通過現實事物發揮遠大理想” 。

  因著這樣的思想,錢松嵒的筆墨始終追隨著時代的變遷,成為新中國成立后尋求國畫改造與突破的國畫家中的一員,他的作品營造出一種“偉大氣派” 。譬如,作品《登華山》題識:“捫蘿千尺幢,振袂白云中;腰腳行健彌,九天一老翁。 ”又如詩作《黃土高原》寫道:“延河洛水綰層嵐,沃土良田綠意酣。行盡山溝千萬曲,原來陜北有江南。油油黍稷笑東風,萬古高原不再窮。引水上山創奇跡,鐵牛耕到白云中。 ”一首首詩作,無不傳達著錢松嵒曠達不羈、襟懷灑落的爽朗與豪情。

  拾藝人其誰歸? 

  “從游泳中學會游泳,在傳統基礎上創新。 ”錢松嵒從未全然拋開傳統,他認為傳統本身雖然是舊的,但創作目的是新的,這是新與舊的辯證統一,即傳統的民族形式必須與嶄新的時代精神相結合。他將很多古人從來沒有表現過的建設場景題材入畫,如《筑壩》 《漁集》 《開鑿映山湖》 《無數銀山積海鹽》中表現了人民辛勤挑擔勞作的場景,他在《塞外曉行》 《古道駝鈴》 《雁門關外黃花嶺》等作品中描繪了很少出現在江南畫家筆下的塞北風情。1960年的壯游寫生讓他對創作革命圣地題材繪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陳履生認為,在這方面,錢松嵒雖然不是先行者,但他后來的成就卻是許多先行者難以比肩的。

  在同時代的畫家之中,錢松嵒深刻認識到生活與人文之于山水畫創作的重要意義,將時代精神灌注于筆墨意境之中,以傳統毫端追蹤時代大勢,表現時代變遷,實現了藝術的經世致用。哪怕沉浮于歷史的浪潮中,錢松嵒也沒有選擇獨善其身,而是以強烈的責任感和以天下為己任的精神,對文藝工作者寄托了殷切期盼。在手稿《揭藝人之使命,告無錫美專一屆畢業諸同學》中,他呼吁道:“然欲挽萬劫于不復,布和平之福音,拾藝術恐沒由,創人類之新生命,辟人類之新樂土,拾藝人其誰歸? ”

  “在20世紀的中國繪畫史上,錢松嵒是一個特別值得研究的個案。他的特殊性在于其在時代影響下的由舊變新,由新而引領了時代的潮流,成為這個時代社會主流所期望的那種順應潮流而又能在藝術上有所成就的一代名家。 ”陳履生認為,在1964年3月中國美術館舉辦錢松嵒個展的55年后再次回望這一高峰,“依然可以看到鮮明的時代印記中透露出的歷史和藝術的價值,依然可以看到他為傳統水墨畫在20世紀中期以后的發展所作出的杰出貢獻,而這正是這一高峰巍然屹立的學術基礎” 。

  在此次展覽的開幕式上,錢松嵒家屬向中國美術館捐贈了《黃海漁場》 《延安》 《東方春永》三幅作品。錢松嵒的作品,經由時間的淘洗已經成為經典性存在,同時對于新時代繪畫藝術的發展具有強烈的啟示意義。誠如吳為山所言:“透過那些云蒸霞蔚的畫面,我們不僅將再次看到一個熱氣騰騰、蒸蒸日上的現實世界,同時也會見證著一條穿越時空序列的中華文脈,生機勃勃,欣欣向榮,歷久而彌新!”

作者簡介

姓名:蒲波 張瀚允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