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民族學
變遷、認同與共生:拉卜楞地區藏族教育的文化選擇
2019年07月31日 10:16 來源:《西北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蘭州)2018年第6期 作者:李靜 路宏 字號
關鍵詞:拉卜楞/藏族教育/文化選擇/國家認同/文化共生

內容摘要:

關鍵詞:拉卜楞/藏族教育/文化選擇/國家認同/文化共生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選取甘南藏族自治州拉卜楞地區為田野點,以教育人類學的分析視角對其學校教育的文化選擇及其實踐進行分析。研究表明,文化選擇是民族教育文化變遷的重要機制,文化認同是民族教育文化選擇的前提及目的,文化共生則是新時代民族教育文化發展的必然走向。具體而言,在民族教育的變遷過程中,要重視文化選擇在國家認同和族群認同中的重要作用;在文化選擇的執行過程中,需注重從文化適應到文化超越的主動轉變;在學校教育文化選擇的方向上,應體現出尊重本土文化與國家認同、民族認同的相互結合;在學校教育文化選擇的策略上,應重視國家和民族文化在社區與學校中的結構性體現,進而有效促進民族文化的傳承創新與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培育。

  關 鍵 詞:拉卜楞/藏族教育/文化選擇/國家認同/文化共生

  標題注釋: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點項目“甘肅藏區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歷史、現狀及其機制研究”(16AZD040)

  作者簡介:李靜,路宏,蘭州大學 西北少數民族研究中心,甘肅 蘭州 730000 李靜(1963- ),女,甘肅蘭州人,民族學博士,蘭州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從事民族社會與民族心理研究。

  拉卜楞地區地處甘肅省夏河縣境內,通常泛指拉卜楞寺周邊地區,在1959年民主改革以前統一歸屬拉卜楞寺管轄,包括拉卜楞寺及寺院所屬周邊村落,其中有關村落在藏語中稱為“拉德四部翼”,“拉德”(Iha-sde)字面意思為“神部”“神民”,意譯“寺屬部(村)落”。[1]如今,傳統的拉卜楞地區其主體歸夏河縣拉卜楞鎮管轄。隨著人口流動和旅游開發的持續影響,現今的拉卜楞地區泛指以拉卜楞鎮為中心、涵蓋其附近社區及村落的社會區域和文化概念。境內民族主要以藏族為主,同時回族、漢族等民族共同生活;信仰上以藏傳佛教為主,但同時多種宗教并存。近年來,由于經濟的發展、旅游的開發及族際交往的進一步深入,多元文化的交融和定居轉型后的社會變遷使得拉卜楞地區的藏族文化經歷了一系列的影響和沖擊,其教育變遷及文化選擇也呈現出自己的地域特色。在此進程中,民族地區如何在中華民族文化認同的基礎上實現民族文化的傳承和創新、民族地區學校教育如何發展、文化選擇如何實踐,既關系到新時代民族教育及其文化的發展走向,同時也是文化軟實力建設及樹立民族文化自信的基本要求?;詿?,本文選取甘南藏族自治州拉卜楞地區為田野點,以教育人類學為研究視角,以教育變遷和文化認同為研究側重點,對拉卜楞藏族學校教育的文化決策和文化選擇進行闡述,進而對其現象及規律做進一步的分析和研究。

  一、文化選擇的內涵及其教育意蘊

  教育人類學把學校教育作為研究的核心部分,其根本原因在于學校教育是反映人類教育關鍵特征的先進形式,是現代教育中一個不可替代的部分。[2]事實上,對民族地區的教育活動而言,無論學校教育還是家庭教育,抑或宗教教育及其他社會教育形式,根據教育目的與教育理念的不同,其首要任務應是在文化濡化過程中對本民族文化的抉擇及傳承。依據美國人類學家拉爾夫·林頓(Ralph Linton)的觀點,文化的選擇性是民族文化傳承及變遷過程中的一種必然屬性,而文化選擇現象在文化交流日益頻繁的地區更為明顯。其中,所謂文化選擇性,是指文化所具有的一種基本特性,即人類文化中包含有各種不同元素、特征或模式,可以使個人或一個群體在對它們進行比較后作出選擇,以通過不同手段達到相同目的,或經由不同的目的達到相同需求的滿足。因此,文化選擇意味著在文化變遷過程中族群內部對于文化特質及其本質內蘊的具體擷取和認同,其首要意義是對變更著的新環境的適應。這說明文化選擇實際上表現為教育變遷過程中選擇主體的文化決策和文化認同。尤其是在民族地區學校教育的具體實施中,教育變遷、文化選擇、文化認同的實踐意義得以詮釋,且三者之間的聯系也更加緊密。

  (一)文化選擇:民族教育發展變遷的重要機制

  從歷史維度來看,變遷與發展是文化存在的基本樣態,承認“異”的客觀存在是文化多樣性獲得內在質的規定性的前提。現實地看,在異質性文化接觸的過程中,因文化立場、生活習俗、語言習慣及教育傳統等不同所引起的沖突是在所難免的。此時,為了能夠實現“共存”的理想,人的主觀能動的選擇行為則使得不同文化間的融合及發展成為可能,文化的選擇也成為事實。在民族教育進行文化選擇的過程中,人類學(ethnography,也譯民族志)所倡導的基于當地意識的整體構成的文化觀[3](P63)認為,當文化環境發生了變更,就需要在多種文化模式中進行選擇并建立新的文化環境。在此過程中又因選擇主體和對象不同,使得其本身具有多維性特征。這說明民族教育的文化選擇是一個極其復雜的和系統的實踐活動,它受到社會發展需求和經濟文化水平的現實制約,但民族文化的特殊性又決定了以此為場域的教育文化選擇有自身的規定性,集中體現為族群及其內部對文化元素、特征和模式的決策和認同,由此形成了本民族獨特的文化品格與教育傳統。在此前提下,作為文化產物的教育在民族文化的變遷與選擇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其一,它是民族文化傳承的主要方式;其二,它以自身獨特的文化選擇功能實現了民族文化的創新發展,進一步豐富了民族文化的形式和教育的內容。與此同時,學校教育對不同文化進行的選擇也是本民族文化變遷發展的內在動力之一,這體現在它對民族文化的繼承、豐富與對異質文化的吸納、認同和創新。就此而論,教育的文化選擇是民族教育發展變遷的重要機制,對新時期民族教育發展及民族文化的傳承與創新具有重要的實踐意義。

作者簡介

姓名:李靜 路宏 工作單位:蘭州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