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社會發展
周靖祥:中國社會與經濟不平衡發展測度與治理方略研究
2019年08月08日 09:54 來源:《數量經濟技術經濟研究》(京)2018年第11期 作者:周靖祥 字號
關鍵詞:政府工作報告/不平衡發展/失衡治理/開放經濟

內容摘要:

關鍵詞:政府工作報告/不平衡發展/失衡治理/開放經濟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研究目標:解構中國式發展不平衡發生發展機理和運行機制。研究方法:借助宏觀統計時序數據,將提取的黨中央全代會報告、《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中的關鍵詞出現頻次作為權重(針對某一具體發展問題進行的輕重緩急區分),繼而展開不平衡發展與治理的風險評估、診斷,運用閾值法進行測度和分解。研究發現:社會經濟系統運行具有明顯的跨時不平衡性、不確定性和動態復雜性,1982年以來呈現明顯的前進性與曲折性的辯證統一演變趨向;2012年后,黨和國家治理方略重選使得發展向著動態平衡目標逼近的可能性在增大。研究創新:引入黨和國家治理主體,建構“體制的特殊品性”二重性理論框架。研究價值:構建中國經濟與社會發展平衡論,提供不平衡發展治理方略選擇的方法論基礎。

  關 鍵 詞:政府工作報告/不平衡發展/失衡治理/開放經濟

  標題注釋:本文獲得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開放經濟條件下中國經濟預警系統設計及平衡增長路徑選擇”(批準號10CJL036)的資助。

  無論于使用平衡(均衡),還是失衡(非均衡或不平衡)等詞匯來描述一國或地區宏觀經濟運行狀態,或是經濟發展演進方向,所使用的概念本身并不重要,且各向度的描述都有相近的內容表達;理論界關注發展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只不過是為宏觀經濟發展所處階段與運行狀態所進行的動態性刻畫。極有必要重申,對封閉、開放經濟所開展的一系列論述都是實證的,而不是規范的。既有經濟增長和發展理論并非一無是處,已經成型理論和經濟科學發展都在逐步地向前演進。中國開放型經濟發展實踐,一定程度上應驗了德魯克在1986年的預言,他在《變化了的世界經濟》一文中用數據和事實證明,一旦貨幣供求關系偏離實體經濟,金融與經濟“兩張皮”的發展時代一經出現,兩者的數量關系即發生異變。一國或地區管理當局,若采用過度金融化、過度虛擬化、不適當的刺激手段,將不利于經濟可持續和穩定的發展。①中國經濟從封閉逐步走向開放,內外經濟聯動與平衡的變幻軌跡更趨于模糊。縱觀60余年的增長和發展實踐,并不存在標準的、唯一的道路選擇模式;能夠勾勒出的一幅較為清晰的路線圖即為:封閉型經濟轉開放型經濟,背離平衡轉向失衡,由不平衡到再平衡。

  受制于新時期復雜的國內外環境影響,內外經濟的平衡關系由單向度向著不確定、不平衡的多維度方向演化。就內部經濟運行狀態而言,1949年以來多次出現經濟過熱現象,為給經濟降溫,國家及經濟管理部門往往會采取“緊縮到底”的組合型政策手段,時常出現一下過熱一下又過冷,短期的劇烈波動成為一種常態。雖然短期的增長目標一般都能夠得以順利實現,不平衡發展的風險也在不斷加劇,各種有利和不利影響伴隨宏觀經濟運行調整的全過程。進入21世紀,中央在不斷地創新宏觀調控思路,采取“適度寬松”的財政或是貨幣政策,但宏觀經濟管理遵守著“一切從簡”“審慎”和“穩定化”原則。判斷的依據是,歷年政府工作報告中的關鍵詞與主流經濟學的思想表述多少有些相同之處,順應著經濟發展形勢、新出現的矛盾,通過各項經濟工作實踐來實現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中國化目標。不同時期,無論何種思想和戰略、發展策略的形成,都高度地切合于某一時期持續存在的棘手難題,各項社會與經濟政策要達到的目標也總是為克服系統內外的主要約束條件而制定。

  財政與貨幣平衡一直都是總量供求平衡的核心內容,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則是創新宏觀調控、實現平衡發展的關鍵領域,中國財政與貨幣政策組合更像是將經典經濟學理論理想本土化。結合2016年和2017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公報,不難發現,中國式平衡發展實踐正在創新“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其主要目標實為構建貨幣政策傳導新渠道和新機制,維護流動性基本穩定,以更貼近中國實情的手段來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配合選用積極的財政政策來化解債務風險。將貨幣存量作為唯一且有效的政策工具,由政府相機選擇一個時點公開宣布一個數值“在長期內固定不變的貨幣增長率”,此目標值是為了能夠保證物價穩定水平與預計可能實現的一段時期的長期經濟增長率相一致。中國經濟發展,融合了政府干預和理性預期的思想主張,并非單一的經濟發展思想。為此,使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表述不足為過。失衡,也將會以一種貨幣形態表現出來(貨幣化的經濟指標)。經典的貨幣需求方程又是這樣來描寫的:

  

  上式中,M表示微觀經濟主體持有的貨幣量;P表示平均物價水平,即一攬子價格指數,M/P表示真實的貨幣需求,u則表示諸如個人偏好等其他可能影響貨幣效用的因素,y為國民收入水平,w是實際工資水平,r用以刻畫各種利率。展開此處論述的一個重要理論基礎即為劍橋方程式:M=kPy,k為貨幣量與國民生產總值之比。綜而觀之,中國實踐潛藏著重大理論建構的豐富素材。并不缺少構建本土化的經濟與社會發展理論大好時機,諸如發展戰略選擇理論,機制設計理論都有著巨大的創新機會。若是要將經濟由失衡向平衡轉軌發展的道理闡釋清楚,則需要明晰失衡內生于經濟系統。遵循政治與經濟聯動的中國式開放型經濟發展,是否也會嵌入一種特殊的內在的自我調適和平衡機制。

  縱觀已有增長和發展經濟學理論,尚未存有一整套的、完善的理論體系能夠對中國式失衡發展進行全面解釋。列舉一些經常被理論工作者慣常使用刻畫經濟運行狀態的頻次較高的詞匯,諸如?;?、周期、波動、發展與增長等。用以刻畫一種運行狀態,不平衡或稱其為失衡是長期性概念,平衡是短期性概念。內部是針對于封閉經濟體的描摹,外部則對應于開放型經濟特征事實。為深入開展中國經濟發展問題研究,本研究力圖依據相關理論構建起能夠區分全局的和局部的、長期的和短期的、有利的和不利的、開放條件和封閉場景、實體的和虛擬的、長遠的和暫時的、動態的和靜態的不平衡理論框架,并提供實證證據,借此才能講得清楚、說理明白。在開放經濟體系構建時序上,中國政府先行開放經常項目;資本金融項目開放已被提上議事日程,正在構建起內外聯動的全方位開放體系格局。

  本研究關注不平衡發展的測度與分解,重視失衡預警和跟蹤監測的方法設計及應用,將有助于不平衡治理理論和手段創新。邊際貢獻:第一,構建起契合于中國國情和發展走向的內外經濟失衡分析框架,融合政治學與經濟學經典理論,通過數值測算深入解析不平衡發展學理命題,做到理論建構與方法創新的統一。第二,構筑中國經濟內外失衡總指數和內、外失衡分指數,建立經濟失衡預警系統評價模型,指標權重賦予主要借助于《政府工作報告》中的關鍵詞詞頻呈現,較為完整的內外經濟不平衡量化分析指標體系的構建做出了開創性貢獻。第三,針對中國宏觀經濟發展失衡問題進行微觀解釋,認為宏觀經濟失衡及其后果很大程度上是由微觀經濟主體行為所致,尋求解釋宏觀經濟失衡的微觀證據。通過提取不平衡發展事實,構建理論以解釋發生機理,創新失衡治理新機制用以指導中國經濟發展實踐,從而能夠更好地豐富中國特色經濟學理論體系的內涵。

作者簡介

姓名:周靖祥 工作單位:濟南大學商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