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社會學
論基層社會治理創新與推進鄉村振興戰略
2019年12月04日 09:49 來源:《山東社會科學》2019年第7期 作者:陳成文 陳靜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陳成文,江西財經大學江西新時代社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陳靜,江西財經大學江西新時代社會治理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 

  摘要:“鄉風文明”與“治理有效”是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目標,要實現“鄉風文明”與“治理有效”的目標,就必須創新基層社會治理。這就需要緊緊圍繞“鄉風文明”與“治理有效”的基本要求,厘清基層社會治理與“鄉風文明”“治理有效”之間的內在邏輯?;閔緇嶂衛硎且桓鲇勺災?、法治、德治、心治所構成的“四治”體系,自治、法治、德治、心治都是實現“鄉風文明”與“治理有效”的重要手段。只有著力加強基層社會治理的“四治”體系建設,才能積極推進鄉村振興戰略。這就要求:一是要著力加強鄉村“自治”體系建設;二是要著力加強鄉村“法治”體系建設;三是要著力加強鄉村“德治”體系建設;四是要著力加強鄉村“心治”體系建設。 

  關鍵詞:基層社會治理;鄉村振興;鄉風文明;治理有效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創造性構想。從社會學視角來看,鄉村振興是鄉村社會結構的整體性變遷過程,也是基層社會治理現代化的全面推進過程。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按照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閉餼捅礱?,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是鄉村振興的總目標。在鄉村振興戰略的總目標中,“鄉風文明”“治理有效”與基層社會治理息息相關,要實現這兩個目標,就必須創新基層社會治理。正如十九大報告所提出的:“加強農村基層基礎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幣虼?,創新基層社會治理,是推進鄉村振興戰略的關鍵一環。

  一、“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的基本要求

  “鄉風文明”“治理有效”是推進鄉村振興戰略的兩大目標。要有序推進鄉村振興戰略,就必須準確把握“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的基本要求。

 ?。ㄒ唬跋綬縹拿鰲鋇幕疽?/p>

  鄉風是指特定鄉村社區居民的信仰、觀念、操守、愛好、禮節、風俗、習慣和社會心態等精神文化要素的總和。作為一種觀念文化與制度文化為一體的精神文化,鄉風是特定鄉村社區文化傳統長期積淀的結果,亦是社會風氣的一個縮影。從本質上看,鄉風的形成是特定鄉村社區價值觀轉化為社區居民的情感認同和行為習慣的過程。習近平總書記曾強調:“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從這個意義上說,鄉風就是一個鄉村社區的靈魂。因此,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就必須實現“鄉風文明”。

  從鄉村振興的視角來看,“鄉風文明”的基本要求主要包括六個方面:(1)鄉村社區居民必須具有崇高的理想信念和精神追求。習近平曾多次強調理想信念的重要性,堅定理想信念和精神追求是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強大支撐[1]??梢運?,鄉村社區居民只有具有崇高的理想信念與精神追求,才會將自我價值與社會價值結合在一起,才會將個人目標融入鄉村振興戰略中來。也可以說,建立崇高的理想信念與精神追求是鄉村社區居民觀念與行為文明的最高統領,是“鄉風文明”的最強引導力量。(2)鄉村社區居民必須達到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個體層面標準。鄉村社區居民的個體行動是推動基層社會治理的直接動力,但個體的行動絕不能是無規范的行動,而必須是有價值引導的行動。價值觀不僅是鄉村社區居民個體行為的“導向儀”與“調節器”,還是構建良好鄉村風氣的精神基礎,而且是社區居民理想信念與精神追求的重要支撐。在社會主義新時代,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所有社會成員的實踐依據,它不僅植根于中國優秀傳統文化之中,而且也符合我國社會的特點與當代人的價值訴求[2]。因此,鄉村社區居民必須在個人層面上以“愛國、敬業、誠信、友善”為行為指導,將文明行為嵌入到鄉村社區居民的社會關系網絡中。(3)鄉村社區居民必須具有良好的道德操守。道德作為一種社會意識形態,是由社會制定或認可、用于調整人們社會生活及其行為的準則和規范[3]。也可以說,個人的道德水平不僅是衡量個人文明程度的重要標準,同時也是鄉村社區文明建設的社會基礎。但是,隨著鄉村社會的變遷,鄉村文化的道德功能正在弱化[4],主要表現為道德約束功能下降,如勤儉節約的傳統道德在功利主義與消費主義的沖擊下被人們逐漸拋棄。因此,鄉村社區居民必須提高道德水平,具備良好的道德操守,以“修身”促進“鄉風文明”建設。從個人的角度來說,要具備良好的道德操守,就必須不斷地提高個人品德、遵守職業道德、倡導家庭美德。(4)鄉村社區家庭必須具有良好的家訓家風。習近平指出:“家風是一個家庭或家族的精神內核,同時也是一個社會的價值縮影”,“不論時代發生多大變化不論生活格局發生多大變化,我們都要重視家庭建設,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風,緊密結合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發揚光大中華民族傳統家庭美德”[5]。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家庭內在功能的正常發揮是社會正常運轉的基本條件,而家庭內在功能的正常發揮有賴于良好的家訓家風。也就是說,社會優良風氣的形成必須以良好的家訓家風為基礎。因此,鄉村社區居民必須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指導,以道德法律為約束,通過“齊家”全面推動“鄉風文明”建設。(5)鄉村社區鄰里必須互敬互助互愛,實現和諧共處?!傲誒鏘嘈?、鄰里和睦”是我國一直所倡導的傳統美德。我國有一句俗語——“遠親不如近鄰”,說明鄰里之間的互敬互助互愛關系是構建社會支持網絡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是,隨著鄉村人口的大舉外流,鄉村逐漸由原來的“熟人”社會變成了“半熟人”社會,而這種“半熟人”社會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鄰里關系的良性互動功能。另外,鄉村社區中的強權、黑惡勢力憑借資源、地位或者權力優勢形成了日?;壩鍶?,并以此侵犯鄰里權利,如房屋地基、土地所有權,從而嚴重破壞了鄉村社區鄰里關系。因此,鄉村社區鄰里之間必須堅持“互敬互助互愛”,構建和諧的鄰里關系。(6)鄉村社區居民必須具有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積極向上的社會心態。馬克思與恩格斯認為“已經得到滿足的第一個需要本身、滿足需要的活動和已經獲得的為滿足需要用的工具又引起新的需要”[6]。此處的“第一需要”就是指生存與生活的需要,在社會主義新時代背景下,“新的需要”指的就是心理的需要。然而,我國當前社會階層分化日益復雜,貧富差距逐漸拉大,加上功利主義、享樂主義等不良思想的影響,人們的心理發生了變化,社會“心態秩序”[7]逐漸遭到擾亂,如急功近利、仇富仇官、不勞而獲的心理在社會中悄然蔓延開來,一部分人的價值觀與行為偏向至錯誤的方向。正因為如此,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要“加強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積極向上的社會心態”。

 ?。ǘ爸衛磧行А鋇幕疽?/p>

  “治理有效”中的“治理”屬于社會治理的范疇。從鄉村振興的角度來看,“治理有效”中的“治理”是指鄉村社區治理。所謂鄉村社區治理是指鄉村社區治理主體(包括黨委、政府、市場、社會組織和公民)運用自治、法治、德治和心治的手段,達到化解社區矛盾、解決社區問題、維護社區平安目的的過程。2016年,習近平指出:“基層是一切工作的落腳點,社會治理的重心必須落實到城鄉社區。社區服務和管理能力強了,社會治理的基礎就實了”。2018年10月,他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又強調:“加強社區治理體系建設,推動社會治理重心向基層下移”??梢運?,鄉村社區治理不僅是基層社會治理的重要組成部分,同時也是國家社會治理體系的基石。因此,要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就必須夯實鄉村社區治理,積極推動社會治理重心向鄉村社區下移。

  從鄉村振興的視角來看,“治理有效”的基本要求主要包括六個方面:(1)鄉村社區犯罪率持續降低。社會變遷導致了鄉村社區的“熟人”社會走向了“半熟人”社會,甚至是陌生人社會,其實質就是社會關系解組。而社會關系解組使得居民之間缺乏相互的監督以及無法共同維護社區的治安,有可能會促使社區的犯罪率上升[7],如第六次人口普查數據中,農村(含鎮)人口占比為69.71%,而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全國法院新收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8],農村地區未成年人犯罪人數占比為82.06%。從理論上說,要達到鄉村“治理有效”,就必須降低鄉村社區犯罪率。(2)鄉村社區民事糾紛日趨減少。隨著鄉村社區的社會關系復雜化,民事糾紛日益增多。民事糾紛的最主要原因是利益裁決機制的缺位、失效,繼而影響到鄉村個體的心態失衡、家庭或鄰里關系失和、鄉村風氣敗壞。在鄉村振興戰略的推行過程中,“產業興旺”“生態宜居”“生活富?!苯嶸婕案嗟姆⒄?、分配與協調問題,鄉村社區內部關系將會進一步復雜化,可能誘發更多的民事糾紛。因此,減少與遏制民事糾紛是鄉村社區“治理有效”的一個重大挑戰。(3)因矛盾突出、生活失意、心態失衡、行為失常等導致的極端事件[9]明顯下降。雖然極端事件目前主要發生在城市區域,但是隨著社會沖突的增加、個人心態失衡等問題的產生,鄉村社區亦有發生極端事件的潛在風險。極端事件的起因往往具有隱蔽性、潛伏性、突發性,因而預防極端事件是基層社會治理的難點。同時,極端事件結果具有巨大的破壞性,并產生廣泛而持續的不良社會影響,因此,預防、遏制極端事件的發生是鄉村社區“治理有效”的應有之義。(4)鄉村社區信訪率逐年遞減。鄉村社區信訪反映的是鄉村基層社會矛盾未得到妥善的處理與解決,而鄉村社區信訪率體現的是基層社會治理效果的好壞與水平高低,因此,鄉村社區信訪率的下降可以被視為“治理有效”的評價指標。目前,我國鄉村信訪原因從稅改前救濟型信訪向稅改后治理型信訪[10]轉變,鄉村居民更多的是因為基礎設施無法維持、公共生活不斷惡化、地方秩序日趨惡化[11]而訴求于信訪,因此,要實現“治理有效”就更需要重視降低鄉村社區信訪率。(5)鄉村社區特殊人群[12]得到有效管理和服務。特殊人群中的成員多數未能或難以實現正?!吧緇嶧?,不能做到行為適當、守法守紀、合作和負責任。從其行為特征上看,其中部分具有越軌行為包括違法、犯罪,部分易被越軌行為感染,部分不能為政府、家庭、學?;蚱淥櫓實憊苤坪鴕糩13]。隨著鄉村社區的特殊人群的增多,失范現象也逐漸增加,鄉村社區整體秩序遭到威脅。因此,有效管理和服務于特殊人群是鄉村社區“有效治理”的重要內容。(6)鄉村社區生活困難群體得到有效幫扶和服務。在社會發展的過程中,部分社會成員會因為稟賦差異、機會缺失、制度障礙等原因,難以分享到社會發展的成果而成為生活困難群體。生活困難群體容易被社會邊緣化,由此生產的相對剝奪感容易導致其心態失衡、行為失范。改革開放以來,鄉村社區所分享到的發展成果遠遠少于城市社區,而且鄉村內部的兩極分化使得生活困難群體問題更加凸顯,因此,有效幫扶和服務生活困難群體是鄉村社區“有效治理”的內在要求。(7)鄉村社區“三留守”[14]人員得到有效照料和服務。據民政部2015年統計的數據顯示,目前中國農村留守兒童超過6000萬、留守婦女約有4700多萬、留守老人約有5000萬[15]。鄉村優質人力資源向城市的不均等流動造成了鄉村人口的“三留守”化,這種態勢使鄉村的整體社會結構、家庭結構直至個體都發生了質性的變化,家庭秩序和社會秩序遭到雙重破壞[16]。而且,留守兒童、婦女、老人的自身心理、安全保障不足,留守兒童的教育問題凸顯。因此,有效照料和服務于“三留守”人員是鄉村社區“治理有效”的重要體現。(8)鄉村社區居民安全感逐年上升。鄉村社區居民的安全感,應該包括物質和心理的安全的總和。前文所提及的七個“治理有效”的基本要求,最終都會體現在鄉村社區居民的主觀安全感受上,也就是說,社區居民安全感是否得到提升是檢驗“治理有效”的總體關鍵指標。

作者簡介

姓名:陳成文 陳靜 工作單位:江西財經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