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數據中心 >> 工作動態 >> 最新動態
古代“中國”涵義種種
2019年11月26日 15:07 來源:北京日報 作者:張國碩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現代意義上的“中國”一詞涵義相對簡單,一般不作他用,主要是指“國家”,專指中國之全部領土,具有地域、文化、政治、民族上的特定涵義。古代的“中國”一詞,其涵義則較為復雜,且前后發展演變特性十分明顯。

  地域意義上的中國

  地域意義上的中國,是指中心區域,即“天下之中”,與“中土”“中原”“中州”“中夏”涵義相近。古代華夏族群活動于黃河中下游一帶,以為是居天下之中,故稱“中國”。最初主要是指以今河南省為中心的區域,后來隨著華夏族群、漢族群活動范圍的擴大,黃河流域乃至更廣泛的區域被稱作“中國”。西周文獻有明確的地域意義上的“中國”觀念。如《尚書·梓材》:“皇天既付中國民,越厥疆土于先王,肆王惟德用,和懌先后迷民,用懌先王受命?!閉飫鍤撬?,上天既然已經把“中國”的臣民和疆域賜予周先王,當今的周王只有施行德政,教導殷頑民,使其心悅誠服,以此完成先王所承受的大命。這里的“中國”特指一定的區域,應為殷商王朝的中心地區。漢代以后文獻常見地域意義上的“中國”,其范圍有所擴大。如《史記·天官書》:“秦遂以兵滅六國,并中國?!貝恕傲鋇卑ㄆ?、楚、燕、韓、趙、魏等諸國區域?!督欏ば奐汀罰骸懊洗鎘謔橇夤淌?,潛圖中國?!貝恕爸泄畢勻皇侵溉逼詰奈汗嬙?。

  都城意義上的中國

  都城意義上的中國,是國家政治中心的別稱,專指都城、都邑、京師。如《詩·大雅·民勞》:“惠此中國,以綏四方……惠此京師,以綏四國?!薄睹罰骸爸泄?,京師也?!閉飫锏摹爸泄庇搿熬┦Α焙逑嗤?,特指周王朝的都城。東周文獻常見以“中國”代表都城的記載。如《孟子·萬章上》:“夫然后之中國,踐天子位焉,而居堯之宮,逼堯之子,是篡也,非天與也?!彼鎪妒琛罰骸八街泄?,劉熙云:‘帝王所都為中,故曰中國?!閉飫鍤撬鄧吹降垡⒅肌爸泄奔壇小疤熳印敝?。又如《孟子·公孫丑下》記載一段齊王對大臣說的話:“我欲中國而授孟子室,養弟子以萬鐘?!筆撬燈臚蹕朐詮賈懈獻擁ザ瀾ㄒ桓齬菟?,送萬鐘的糧米來供養他的弟子。再如《國語·吳語》記載越國在分析吳王夫差必敗時說:“吳之邊鄙遠者,罷而未至,吳王將恥不戰,必不須至之會也,而以中國之師與我戰?!蔽ふ炎ⅲ骸爸泄?,國都?!閉飫鍤撬滴夤厝換嵋怨賈械謀τ朐焦髡?。

  族群文明意義上的中國

  族群文明意義上的中國,即天下文明的中心。因古代華夏族群和后來的漢族多建都于黃河流域,政治優越,經濟、文化發達,文明化程度遠超于周圍四邊之地,是四方仿效的榜樣,故稱其所在地為“中國”,以對應周邊地區的“四夷”。如《戰國策·趙策二》:“中國者,聰明睿知之所居也,萬物財用之所聚也,賢圣之所教也,仁義之所施也,詩書禮樂之所用也,異敏技藝之所試也,遠方之所觀赴也,蠻夷之所義行也?!薄蹲蟠べ夜迥輟罰骸暗亂勻嶂泄?,刑以威四夷?!薄睹獻印ち夯萃跎稀罰骸壩僂戀?,朝秦、楚,蒞中國,而撫四夷也?!閉飫锏摹爸泄敝饕侵付蓯逼謚性髦詈罟?,部分等同于“華夏”“中原”之涵義。西漢司馬遷《史記》在記載中原諸侯與秦國、吳國交往時,也往往用“中國”一詞,如《秦本紀》:“秦僻在雍州,不與中國諸侯之會盟?!薄段馓蘭搖罰骸白蘊魑?,五世而武王克殷,封其后為二:其一虞,在中國;其一吳,在夷蠻?!焙捍院蟆爸泄幣淮室卜褐鋼性髯迦壕擁?。

  國家意義上的中國

  國家意義上的中國,專指中國境內尤其是黃河流域建立的單一的國家。如《漢書·陸賈傳》:“皇帝(劉邦)……繼五帝三王之業,統天下,理中國。中國之人以億計,地方萬里,居天下之膏腴……”這里的“中國”指的是漢帝國,表示漢王朝有效統治的整個區域,自稱“中國”。明清時期,在對外交往中,也常常自稱“中國”。如《明史·外國七》:“意大利亞,居大西洋中,自古不通中國?!斃枰賦齙氖?,中國古代歷史上沒有哪個朝代以“中國”為正式國名。只是到了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時,“中國”才正式成為“中華民國”的簡稱,當今“中國”又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簡稱。

  考古學文化意義上的中國

  考古學文化意義上的中國,即同時并存的多支考古學文化聯系密切,形成的“文化圈”或“相互作用圈”被認定是“最初的中國”或“早期中國”。20世紀六七十年代,相當多的學者認識到黃河流域是中國歷史發展的中心區域,早在史前時期該區域就以核心作用和影響力將各地維系為一個整體。如1968年張光直先生認為自公元前4000年左右開始,有土著起源和自己特色的幾個區域文化,由于彼此影響和碰撞相互連接組成一個更大的“相互作用圈”,這個作用圈形成了歷史時期中國的地理核心。到了20世紀80年代,嚴文明先生提出中國文明起源的“重瓣花朵”模式,認為史前文化是以中原地區為核心、分層次的重瓣花朵式格局。近些年來,部分學者開始嘗試以考古學材料直接認定“最初的中國”。如韓建業先生認為先秦時期存在一個“早期中國文化圈”,早期中國萌芽于公元前6000年前后,正式形成于公元前4000年前后。在廟底溝時代,中原地區的仰韶文化迅速發展,文化的擴展自然形成三個層次的圈層結構,標志著文化意義上早期中國的正式形成。此外,李新偉先生認為在公元前3500年至前3300年左右,“也就是仰韶文化廟底溝類型的中晚期、大汶口文化早期晚段、紅山文化中晚期、崧澤文化中晚期和凌家灘遺存時期”,各種史前文化交相輝映,建立起遠距離的“社會上層交流網”,逐步形成一個“相互作用圈”,“最初的中國”噴薄而出。

  五種涵義基礎上的“最早的中國”

  古代有關“中國”一詞的涵義較為復雜,且具有發展演變特性,主要有地域、都城、國家、華夏族群文明等四種涵義,當今學界又從考古學文化角度認定某一文化圈具有“中國”的屬性。學界有關何為“最早的中國”之爭議,是建立在這五種“中國”涵義基礎上的、不同學者的不同認識或解讀。探討何為“最早的中國”的標準,須滿足三項基本條件,即地理范圍上局限于黃河流域,社會形態須進入早期國家階段(包括邦國和王國)以后,文化發展占優勢地位。符合這三項基本條件下的不同涵義上“最早的中國”,時間上大約為龍山時期到漢代之間,空間上主要位于黃河中下游地區的廣義中原區域。目前明確記載、較為可信的地域意義上“最早的中國”主要是指西周初期的伊洛地區(今洛陽一帶),也泛指殷商王朝的中心地區;都城意義上“最早的中國”是西周時期的洛邑等都城;族群文明意義上“最早的中國”應為春秋早中期之交的華夏諸侯分布區;而國家意義上“最早的中國”大約是在西漢帝國以后。從考古學文化意義上探討何為“最早的中國”,指向龍山時期的陶寺文明最有說服力,其應為目前所知“最早的中國”。在認同存在夏王朝、二里頭文化為夏文化的前提下,以二里頭遺址為代表的二里頭文化無疑算作是“最早的王國”,也應是當時的“中國”,但不屬于“最早的中國”。

  (作者為鄭州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作者簡介

姓名:張國碩 工作單位:鄭州大學歷史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天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