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成果發布
媒介地理學研究的探索與爭論
2019年12月02日 11:1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謝沁露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近年來,“媒介”與“地理”這兩種看似關系并不密切的研究,相關聯地出現在學術探討與學術成果中的頻率日益增加。盡管影響漸大、成果增多,但不同領域研究者均立足各自領域對“媒介”與“地理”之間的關系、意涵和方法路徑進行闡述和分析,由此產生的不同研究方式和視角、不同理解與闡釋,既豐富了媒介地理學,也模糊了媒介地理學,以致使人產生困惑,到底什么是“媒介地理學”。

  媒介研究中“地理”維度的思考

  嚴格意義上來說,“媒介地理學”并非一門學科,既沒有明確的學科標準和學科規范,也沒有清晰的發展歷史和方法論,讓人覺得相關研究的背后沒有理論和方法論的支撐,缺乏厚度與科學性。事實上,作為一種典型的跨學科研究,媒介地理學是媒介研究與地理學、傳播學、社會學等多學科跨域交叉下的新興研究領域,是伴隨著時代發展、新媒體技術發展與普及、地理信息技術的革新與普及、媒介形態的變化、人地關系變化、人機關系變化、空間地域數據依賴等產生的各個學科之間思想開放、碰撞對話的結果。

  從20世紀中后期關注媒介對地域和空間的生產、作用及影響等相關研究,發展到當前以空間為研究潮流的“媒介空間化”與“空間媒介化”生產的多重視角和多維探討,媒介地理學把媒介研究延伸到地理空間維度,賦予了地理空間以“媒介”的特性。這種學科之間跨域交叉的文化融合從本質上是將地理作為媒介研究的主體,認為地理空間本身具有人類傳播的屬性,具有媒介信息介導與傳播功能。以獨特的“媒介”方式來理解地理層面的文化現象、文化特征、文化作用等內容,進而挖掘地理空間意義背后賦予地方空間的種種意義、作用、關系、形式、內容和實踐結果,及其背后存在的問題、博弈、機遇和挑戰等。

  因此,媒介地理學研究不限定也不拘泥于某種固有或統一的研究方法與形式,可以從眾多理論家和思想家以及媒介學者的理論中尋找思想支撐。該研究不僅展示出當代媒介研究在現實與虛擬文化空間的復雜性,也展現出當代實體與虛擬地理空間是“人與文化的延伸”,也是“延伸的媒介”,進一步拉近了人文學科和社會學科之間的關系,也使自然科學和人文社會科學的關系從過去的“少有往來”,轉變為“密切相連”。

  媒介地理學的研究現狀:松散而開放

  “媒地結合”使人們對空間關系及其范式在當代的變化進行關注和重新思考,在過去研究基礎上提出新的觀點進行再理論化,與時代同發展,與社會相協調。其豐富多樣的議題凸顯出媒介地理學研究充滿著松散、多元、多樣與開放的靈感因子,成為當前跨域混合研究的代表。從國外媒介地理學研究情況來看,這種松散與開放表現在兩方面。

  一是概念定位松散與開放式理解。北歐學者安德烈·約翰遜(André Jansson)和杰斯珀·法爾克海默(Jesper Falkheimer)認為,空間理論和媒介理論的結合從空間角度映射出可能成為媒介和文化研究的一個新的子領域:傳播地理學。他們認為,盡管涉及空間、時間與地域相關概念,其根本的研究是源于媒介作用的意義生產,并且其方法論源于文化研究,最終形成了傳播行為和以傳播為結果的社會效果,是屬于當代文化的流行特征與社會文化的媒體研究在空間中的體現,因而側重于稱為“傳播的地理學”。英國的朱莉·庫普勒斯(Julie Cupples)和蘇珊·梅因斯(Susan Mains)與美國的克麗絲·盧金比爾(Chris Lukinbeal)等學者認為:媒介地理學是新文化地理學研究借助大眾媒介的生產形式關注不同地理維度的空間生產問題,應當立足文化地理學,“作為人文地理學的一個可識別的次級學科”。所以他們側重于稱為“媒體與傳播的地理學”“媒體地理”等相關研究的討論。

  二是理論范式的不同與開放式滲入。盡管大多地理學者都承認媒介地理學的研究最早是受到了英國文化研究的啟發而產生研究思路,但研究者均立足各自學科產生了不同派別和范式的研究。

  約翰遜和法爾克海默立足于媒體與文化研究,認為地理和傳播之間的聯系在于所有形式的傳播都發生在空間,所有空間都是通過傳播的表現形式產生的。他們認為傳播地理學應該屬于文化研究領域內的一個半自治領域。因而傳播如何產生空間和利用空間生成傳播是核心議題,與地理的結合是媒介研究與文化研究開放式地放大了尺度,滲入文化地理學與人類學等領域。而英美學者延續了新文化地理學研究的血脈,認為媒介地理學研究始于文化地理學的分支——新文化地理學,屬于人文地理學研究的范疇。所有內容都是圍繞不同地理維度開展媒體與大眾文化相關問題的研究,是地理學研究中一個新興而重要的研究分支。他們認為,媒介研究領域開放式地轉向人文地理學概念、理論和范式的滲入,更加重視對空間、地點和尺度的關注和分析,主要是有助于媒介研究學者分析媒介文本、產業和受眾,使研究領域更加廣泛、飽滿和豐富。

  媒介地理學研究的爭論

  松散而開放的學科交融展現出跨域研究的張力,也產生了質疑和爭議。不僅在媒介地理學研究學者之間存在分歧,在相關學科領域中也存在許多尚未被認知與認同的內容。

  第一,模糊的概念。在發展和確立的過程中,由于媒體與傳播的無處不在,加上地理空間與地方研究的廣泛性和復雜性,媒介地理學研究呈現出高度零碎的態勢。上述不同學者對媒介地理學研究的概念、立足點與領域劃分觀點不同的最終結果體現在應該側重于媒介研究還是文化地理學研究,出現了“媒介與傳播的地理學”和“傳播地理學”的概念分歧,至今尚未定性。這種爭論導致了學者們對媒介地理學研究中心與研究邊界的模糊,產生了“到底什么是媒介地理學”的疑問。

  第二,范式的分歧。媒介地理學概念定位的松散與開放使得美國與歐洲一些地方的媒介地理學研究一直存在研究方式的差異。保羅·亞當斯(Paul Adams)等人明確指出歐洲和美國的研究之間存在根本的分歧:美國學者采用了一種基于傳輸者(多個)和接收者(多個)之間的傳輸模型;相比之下,歐洲人把框架傳播作為一種社會力量,主張采用社會模型來揭露和批判占主導地位的意識形態和范式。

  第三,學科的分界與認可。沒有明確的概念、核心議題和研究方法,沒有確切的學科分界與學科認同,不論是“媒介地理學”還是“傳播地理學”,不論是北歐學者還是美國學者,這樣的研究發展方向是否可以明確地作為一個學科中的獨立分支,是否能夠作為一門專業進入大學課程中,是否需要從學界領域明確給予一個定位,厘清歷史并達成學科共識等都還處于爭論狀態。這張跨越交叉研究的大網,在多重空間與內容的滲入、折疊、壓縮和拉伸的態勢中進一步加大了闡釋和透析的難度,越來越大,越來越復雜,越來越虛擬。

  當今時代被網絡與流動包裹,整個社會與人類行為都格外依賴地理信息帶來空間實踐的便利與通暢,格外欣喜各種空間的分享、交流與表達,格外迷戀空間跨域放大現實尺度,并能快速而精確地找到在地感與親密感,格外容易受地域空間的影響而被喚起參與空間傳播的沖動。雖然媒介地理學研究在發展中暴露出弱點,但是正因為媒介與地理的相互滲入與重合在21世紀達成了“彼此互相成就”,同時包容了多學科的參與,切切實實是與時代對話,與科技融合,與社會緊密相連,發展中的媒介地理學研究才值得被關注、被探索與被爭論。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項目“新媒體時代的媒體商業模式創新研究”(16BXW026)、陜西省教育廳教育研究項目“一帶一路視野下基于區塊鏈技術的漢語傳播與教育創新模式研究”(SGH18H199)、陜西省高校青年學術創新團隊“馬克思主義法哲學創新團隊”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西北政法大學新聞傳播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謝沁露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