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圖書 >> 頭條
東方主義、東方學、印度史和印度學
2019年07月09日 15:15 來源:中華讀書報 作者:劉震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企鵝印度古代史——從原初到公元1300年》(The Penguin History of Early India,From the Origins to AD1300,

  London 2002,中文版定名為《古代印度》)是印度著名歷史學家羅米娜·塔帕爾(RomilaThapar)的代表作之一。塔帕爾1931年生于印度,在印度完成了學業和職業生涯。她是印度及英美多所大學的客座教授,也獲得了很多榮譽和獎項。其他的代表作還有:《阿育王和孔雀王朝的衰落》(A?okaandtheDeclineoftheMauryas),1961年(1998年修訂版);《印度歷史:第一卷》(AHistoryofIndia:Volume1),1966年(該書的中譯本,林太譯、張蔭桐校,《印度古代文明》,浙江人民出版社,1990年),等等。本書在1966版《印度歷史:第一卷》基礎上做了大幅修訂,將關注的時間下限從1526年縮減到1300年,而書的篇幅卻增加了一百多頁。

  值得一提的是,1966版的扉頁上,她寫了“本書并不打算為印度史專業工作者所用。它旨在為那些對印度有普遍興趣并且希望使自己熟悉印度古代史的主要進展的人服務”。在本書中,這句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作者在導論里對歷史學(historiography)的探討。作者被認為是用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學來研究(其實是闡述)歷史的學者。作者的史學觀以及她對印度研究或者印度學的態度,很容易讓人將其與美國學者薩義德聯系起來。(事實也確實如此,原書第516頁,即參考書目的第一頁,“關于過往的看法·殖民建構:東方主義視角”下,赫然列了Said,E.,Orientalism(NewYork,1978))

  一

  愛德華·W.薩義德(EdwardWilliam Said,原名為:EdwardWadieSa?d),1935年生于耶路撒冷,從未接受過與其母語相關的語言學和文獻學訓練。因其父軍功而入美國籍。1963年起至2003年(同年卒于紐約),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英語和比較文學,是享有國際聲譽的文學和文化批評家。

  薩義德最有影響的著作,莫過于1978年出版的《東方學》(Orien?talism)(該書中文簡體字譯本為:王宇根譯,《東方學》,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99年。本文引用的就是該譯本。該書中文繁體字譯本為:王志弘、游美惠、莊雅仲譯《東方主義》,立緒出版社,1999年。Orientalism一詞,可以根據上下文分別作“東方學”或者“東方主義”)。有關此書的影響力,即便在我國學界,也有很詳盡的報道?;剮枰賦齙氖?,此書出版后招致了東方學界的激烈批判——他本人同樣曲解東方;他明明批判殖民主義卻讓東方學做了替罪羊;他對東方學的描述是動漫式的……(對很多西方的思潮和言論,中國一味引進較為時髦、熱門一方的論著,卻完全忽視反方的作品。讓這一方的破壞力沒有任何約束。中國對薩義德思想和著作孜孜不倦的跟蹤引進,可見:《維基百科》中文版“愛德華·薩義德”條目中的著作列表,1999年以來,他的近20部作品,兩岸三地已經出版了超過30種中譯本)

  作為一名德國培養、在中國工作的東方學家,筆者一直以來都覺得沒有必要去關注這本書,因為它不會對本人從事的研究有任何幫助。蜂擁在他身后的,要么是他的同類人——東方學的旁觀者,要么就是對自己的學科沒有信心的東方學學者。如果讀過《古代印度》一書,就會發現,它受到了《東方學》的影響。鑒于兩本書思想上的關聯度,為了寫這篇前言,筆者不得不閱讀了《東方學》,現從自身角度出發,再贅言幾點批判:

  1.薩義德的《東方學》與現代學科中的東方學是兩回事。后者是研究古典東方的語文學,是從西方古典學派生出來的;前者只關注了文學,特別是小說這樣的虛構文學。

  2.薩義德的《東方學》仍舊停留在西方剛剛接觸東方的舊時代,他所謂的來自東方的一手資料,就是傳教士筆記與殖民者游記,即用過時的視角和手段研究現代(李天綱先生認為,西方早期傳教士漢學是“人文主義”,不是“東方(學)主義”。參見斯氏,《跨文化的詮釋:經學與神學的相遇》,新星出版社,2007年。他的觀點集中于該書的第四部分第四節,第412-436頁,“人文主義”還是“殖民主義”);現代學界的東方學則是用現代的研究視角和手段研究古典。這樣明顯的偷換概念,卻能夠在日后發酵,變成:凡不對東方目前的大好形勢迎合幾句的,就是殖民主義。

  3.薩義德對東方學的學科發展與現狀一無所知,以至于他誤以為對東方政治上有(過)影響的西方國家,就是東方學學術上的強國,而完全忽視了德語地區在東方學上的遙遙領先(《東方學》,第23頁;Orientalism,pp.17-18,以及第三章第三節“現代英法東方學的鼎盛”)?;蛐碚饈撬幸獾暮鍪?,因為代表現代東方學最高水平的德語世界的東方學——既非英美的實用主義經世、統治之學,亦非法國的所謂對東方思想的迷戀與借鑒——只是把語文學的研究對象從西方古典延展到東方古典,可以讓薩義德的理論體系因無法自圓其說而灰飛煙滅。

  4.《東方學》的寫作、出版年代,正是伊斯蘭諸國的黃金時代,世俗化的政權大大提升了國民的福利,民主自由初見端倪,人們似乎看到了伊斯蘭世界的現代化前景。因此,薩義德當時有理由認為西方不應以一成不變的老眼光看待以伊斯蘭世界為代表的東方。然而,事實上,他看待西方的眼光倒是一成不變的;至于伊斯蘭世界,發展方向卻完全逆轉。

  5.薩義德雖然口稱“我當然不相信只有黑人才能書寫黑人、只有穆斯林才能書寫穆斯林之類不無偏狹的假設”(《東方學》,第414頁;Orientalism,p.322),可整本書不是就想提出這個建議嗎?就筆者的本行印度學來說,“因他在美國所受的訓練而睥睨其本國同行,因為他學會了如何有效地操作‘東方學’的話語;而他的‘老板’——即歐洲或美國的東方學家——眼中,他則只能永遠充當一個‘本地信息提供者’”(《東方學》,第416頁;Orientalism,p.324),可能薩義德在美國常見此現象,但在德語世界并不多。

  比較慶幸,印度學(對印度學這一學科的論述,可參見W.Slaje的“何謂印度學?何為印度學?”(Was ist und welchem Zweckedient Indologie?In:Zeitschriftder Deutschen Morgenl?ndischen Gesellschaft 153,2[2003],pp. 311–331))尚且關注于古典研究,今學并非研究的必要條件,作為印度學家不需要運用現代印度語言——過去的漢學亦是如此。一般來說,西方學者的西方古典語文學基礎深厚,在研究方法與視野上,具有東方本土學者無法具備的優勢。在印度,歷史研究的支柱,文獻學、考古學、碑銘學、錢幣學、藝術史等等均由西方人開創、由西方人發展到極致,甚至連西方人編的辭書也使用至今。因此,馬克斯·繆勒、威廉·瓊斯等西方人和很多在西方學成的印度本土學者受到極高的尊敬,這并不令人奇怪。即便是現代語言課程,西方學者也時常比東方本土教員更能勝任。

  以上算是預先為中國讀者送上的幾句對《東方學》遲來的批判。薩義德把自己可憐的文學批評功夫還要本體論化,說西方人不可能理解東方,幾乎是命中注定的??殺氖?,這個非理性、不客觀的結論,為那些在西方搞身份政治的“邊緣人”(他這個概念后來被用于形容知識分子的批評態度,但實際上就是為各種非主流的身份,如女性、跨性別、少數族裔、異文化,聲張憲法以外的權力)提供了依據,卻讓西方知識界陷入了嚴重的“政治正確”中不能自拔。特別是最近幾年遇到了合適的政治氛圍。我們發現,這一具有兩百多年悠久歷史的、凝聚了無數老學究(絕大多數人的名字,薩義德不會、也不想知道)畢生智慧與心血的學科綜合體——東方學,真的要被薩義德毀了。至少在英美地區,為了避“殖民主義”之嫌,東方學不得不引入政治經濟研究,淪為半社會半人文科學。(這位比較文學專家毀滅東方學,而我國著名東方學家季羨林先生卻大力扶持了中國的比較文學)

  二

  再回到本書。塔帕爾的書,新舊兩版,我國皆積極跟蹤引進,林太先生的舊版譯本收入了周谷城先生主編的“世界文化叢書”中。這部新版的新譯本,收入“世界古國文明史”。研究本土,是否本土學者更具有優勢,筆者在前面已有表述。接下來我們可以結合本書,更加清晰地質疑這一觀念。

  縱觀其書,我們很難確信它能否真能為印度史專業工作者所用,或者真能便于非印度史專業工作者。與(歐洲的)同類專業或非專業書籍相比,它在體例方面就有三個欠缺:

  1.專用名詞的轉寫既沒有在開頭說明轉寫規則,讀者也很難通過閱讀來自發總結出她的轉寫規則,從而推斷其所指為何。(比如她用sh既指代?又指代?)(我們也很難發現塔帕爾的梵語及其他印度古典語言掌握程度如何)為了方便讀者,譯者盡了最大努力與善意,還原了絕大部分專用名詞的古典語言形式,但還是有少量的無法知曉其原屬何種語言。

  2.書中有大量的知識點,出現時非常突兀,亟待對非印度史專業工作者作一點起碼的背景解釋與說明。為此,譯者投入了大量精力,查閱了很多資料,用腳注的方式補足了作者大量的未盡之言。

  3.書末的參考文獻已經比前一版豐富得多。既有針對每一章節的,也有針對整本書的,還羅列了相關雜志的清單。這樣龐大的參考文獻目錄,看似增加了本書的學術性和專業性。然而通覽目錄,除了作為批判標靶的V. Smith的《從公元前600年到伊斯蘭征服的古代印度史》(EarlyHistoryofIndiafrom600BCtotheMuham?madanConquest,

  Oxford, 1957),竟然找不到第二本題為“印度歷史”的通史或者斷代史,似乎作者希望藉此造成一種假象:她的作品是第一部客觀的印度古代通史。事實上,上世紀30年代《劍橋印度史》就出了第一版,而新版也在1980年代末出齊。其他各種印度通史類著作更是不勝枚舉。作者有意回避前人同類著作,未免讓人產生瓜田李下的嫌疑。至于列出長達一頁多的雜志名錄,而未列具體參考了哪些文章,其理由為:避免每個章節的參考文獻目錄過長。難道這么一個長而無當的名錄是顯示她真的瀏覽過那些動輒有一二百輯的老牌東方學雜志,還是為了讓讀者查無頭緒?

  三

  這部作品的整體寫作立場有三點:

  1.反東方學。在本書第一章第一段,作者就批評了歐洲學者研究視野的狹窄。與薩義德一樣,她對歐洲印度學的看法,始終停留在殖民時期,并且貼上“東方主義”“實用主義”“精神上的東方”等各類標簽。

  在參考文獻目錄上,這一立場也有所體現。她首選印度本土學者的作品,其次是英語作品,而幾乎不去關注非英語的研究成果。書中所用的一手文獻的英譯,她也是首選印度本土的作品,而不是最新、最可靠的譯文。最難以讓人接受的是,《奧義書》的譯文,竟然選擇了印度政治家兼學者S.Rad?hakrishnan的,而不是學界公認的P.Deussen的或者P.Olivelle的(斯氏,SechzigUpanishad'sdesVeda,Leipzig,1897。徐梵澄先生的譯本《五十奧義書》(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4年)就是參考了Deussen的德譯本。英語再譯本,可見,Be-dekar,V.M.&Palsule,G.B.譯,SixtyUpanisadsoftheVeda,De-hlhi,2vols.,1980。P.Olivelle的譯本,見,Upani?ads.TranslatedfromtheOriginalSasnkritbyPat-rickOlivelle,NewYork,1996)。

  她認為歐洲學者不重視印度的考古資料,比如碑銘,但是研究印度的權威刊物《印度碑銘》(EpigraphiaIndica)恰恰是歐洲學者創辦的。她認為歐洲學者忽視印度的伊斯蘭研究,但事實恰恰相反。比如,她所參考的J.Gonda所主編的《印度文學史》(AHistoryofIndianLiterature,Wiesbaden,1973)就專門有一卷,A. Schimmel撰寫的《印度伊斯蘭文學》(IslamicLiteraturesofIndia,Wiesbaden,1973)。

  與薩義德一樣,作者首先將西方文獻學家和語言學家硬性劃歸歷史學家,繼而張冠李戴地批判他們的方法論有多么狹隘。

  由于刻意的反東方主義,作者在撰寫歷史時犯了很多常識性的錯誤。

  比如2.1中,她認為:“《毗濕奴往世書》中還有一個關于族譜和朝代的章節,提供了線性時間的表述,但在現代對時間概念研究卻忽略了這一點,反而認為印度文明只認可循環時間?!笨墑?,和所有印度文化圈里的史書一樣,現實世界里的族譜和朝代只是一個大的時間循環中的一小段,這不能證明印度文明不是只認可循環時間的。

  在第四章中,這段“關于歷史開端的敘述”竟然以兩大史詩為信史!而且兩大史詩開始形成的年代亦是遠遠晚于雅利安人進入印度的年代。實在無法理解一個聲稱如何客觀、唯物的歷史學家,竟然在有文獻流傳的印度歷史發軔時突然轉向了后期的傳說。

  在5.8,她對佛教三次結集的陳述,不加甄別地以佛經為信史,而無視列于其參考文獻里E.Lamotte的《印度佛教史》(英譯本:HistoryofIndian Buddhism, Louvain,1988)的陳述。

  同樣地,作者將托名為考底利耶(Kau?ilīya)的《利論》(Artha?āstra)與托名為摩奴(Manu)的《法論》(Dharma?āstra),這兩部成書于公元后的作品當作信史,將梵語經典文學時期的劇作當作重要的參考材料,來研究公元前的印度歷史,而不以同時代的印度文獻為基礎,結合其他地區的文獻作參照物,這是非常危險的。(學界通常的做法是將墨伽斯替尼(Μεγασθ?νη?)的《印度志》(?νδικ?)與《利論》互證;拿吠陀文獻與《法論》互證)

  2.馬克思主義歷史唯物主義。為了彰顯其作品與那些被她隱姓埋名的競爭對手的不同,她重新做了一張印度歷史年表。在他人的年表里,一些可考的歷史轉折點精確到年,在她的年表里作了以百年為單位的虛化,區別僅此而已。不過,她的章節卻又不完全依照自己的年表排列,章節的劃分標準不一,時而用政體、時而用經濟形式、時而用文化標志、時而又沿用了王朝名稱,造成了整本書時空線索的混亂。特別是3.7,把公元前1000年的巨石文化放在雅利安文化(作者認為始于公元前1200年,學界一般認為始于公元前1500年)之前論述,這是匪夷所思的。

  她用地理知識和氣候資料來研究歷史,進而在每個章節插入一段社會經濟生活的描述。用突出底層人民、關注整個南亞次大陸來代替以某些名人和強國來書寫印度歷史。但是,前提是歷史文獻本身足夠豐富,地理和氣候等旁支材料可以輔助完善歷史研究。如果歷史文獻嚴重缺失,這些輔助工具只能幫助大開腦洞。更何況,從作者對空洞的描述來看,她對此也是所知甚少的。只有到了后面的章節,隨著資料的日益豐富,才使得她的史學理論有了支撐點。

  既然談到馬克思主義的印度史研究,我們不能遺忘東德的印度學家瓦爾特·魯本(WalterRuben,1899-1982)。他曾經撰寫過六卷本的《古代印度的社會發展》(DieGesellschaftliche Entwicklung imAltenIndien,Berlin,1967-1973)。我們可以從這套叢書中發現塔帕爾的很多影子(或者反而言之),從體例到歷史年表。與塔帕爾女士不同的是,他對史料的處理遠比前者(其實他才是她的“前者”)嚴謹、詳實。在理論層次上也遠遠高于塔帕爾女士。他對馬恩原典的掌握是直接的、內化于其研究作品中的。為了體現他對馬克思主義歷史學與經濟學的深刻理解,叢書的第一卷就專門敘述“Die Entwicklung der Produktionsverh?ltnisse”(生產關系的發展)。其他五卷,分別題為國家與權力、宗教、哲學、詩歌、恒河社會,皆嚴格按照既定的歷史年表來分章節討論。

  當然,一位東德的馬克思主義學者,在影響力上怎么可能與一位兼具第三世界、英美和女性背景的,又能引用幾句英文的馬恩二手研究作品(參見:原書第517頁,“馬克思主義的史學及其引發的爭議”(Marxisthistoriesandthedebatestheygenerated)條目下)的馬克思主義歷史學家相提并論呢?我們期冀于塔帕爾女士在有生之年能對這兩部作品的關聯(Verh?ltnis)作出解釋。

  3.反印度民族主義。塔帕爾的歷史陳述,還算是客觀地反映了歷年來現代科學研究的成果,而不是印度民族主義分子的歷史觀。因此她也被印度的民族主義分子起訴,卷入了加利福尼亞教科書法案(詳情見:《維基百科》英語版,https://en.wikipedia.org/wiki/California_textbook_controversy_

  over_Hindu_history)。

  該書的歷史知識點上的錯誤不勝枚舉,其數量多到有必要將全書的數據部分重新清洗一遍。

  四

  最后,還留下幾個問題,有些是可以部分回答的,余下部分供大家討論:

  1.一國(地區)的歷史,是否當地學者的研究最出色?

  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即將推出的“世界大歷史”叢書,涉及九個國家的歷史,就是選擇了英、美、德等九個國家的學者所撰寫的本國歷史。而這一“世界古國文明史”,就很難找齊所有文明古國的本土學者來撰寫本國歷史??杉?,東方人研究東方這一美好的政治口號只是個偽命題,誰的研究水平高,或者說更符合現代的學術規范,就采用誰的研究。

  我們承認,古國皆有輝煌燦爛的舊學,但既然全世界都接受了現代化之后的新學,為什么要與后者故意為敵?更何況,高水平的舊學,講究長時間的文字訓練與文獻積累,也是為新學所重視的,就像印度學一直重視班智達(Pandit)的學問。現實中,在發展的口號下,古國的舊學反而在本土被拋棄,代之以不倫不類的偽新學;當民族主義情緒高漲時,又扶植偽舊學來打壓無論真偽的新學。

  2.有沒有必要寫通史?

  學術發展日益專業化的今天,讓一位學者獨立撰寫通史,他是很難勝任的。本書就說明了這一問題。塔帕爾撰寫和選取參考文獻最出色的一章,就是關于孔雀王朝的,因為那是她浸淫多年的研究課題。

  所以,一位學者撰寫一部出色的斷代史是可行的。如果非要寫一部通史,那么一定得邀請各個斷代的權威學者執筆。

  對于像塔帕爾那樣的史學理論家,其實大可不必將自己的史學理論實踐在一部通史上面,更何況這部通史包含太多過時或者錯誤的信息。對于印度學家來說,是否皈依一個先進落后、正確錯誤的史學理論,并無所謂,史料的記錄、分析、解讀、考證是否科學、令人信服,才是衡量其學術價值的唯一標準。因此,如果塔帕爾放棄裹挾史料,專心撰寫一部純史學理論的著作,將是明智之舉。

  3.東方各國(地區)研究其他東方國家(地區)怎么辦?

  可笑的是,東方的解放者薩義德根本沒有考慮這個問題。

  如前提到,東方為了現代化,加速度地根除了舊學,而新學尚未有長足發展,像中國人研究印度學這類非本土東方學科還有大片的處女地。薩義德的“東方主義”便趁虛而入,教會當地學者利用種族和文化差異搞身份政治,投機取巧不好好做學問,真的就把知識創作降低成一種“話語權力”,用學問以外的方式經營謀取。薩義德的“東方主義”批判,幾乎沒有涉及到中國??贍芩顧憬魃?,不把批判加到自己不熟悉的領域,但中國學者很快就熟練掌握了。因為“殖民地批判”早就中國化并爛熟于胸,從斯大林版本更新到薩義德版本,有一種鳥槍換炮的快感!

 ?。ū疚奈本├砉ご笱С靄嬪紜豆糯《取芬皇榍把?。寫作過程中,得到了李天綱先生、李衛峰先生和陳彥錚女士的指教和幫助,在此深表感謝)

作者簡介

姓名:劉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蔡毅強)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