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文聯
“我只是遵從了藝術規律” ——訪中國文聯榮譽委員、中國影協名譽主席李前寬
2019年10月23日 11:30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馬李文博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10月18日,是4 K修復版《開國大典》上映的日子,該片至今被認為是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影片的代表作之一。該片導演、中國文聯榮譽委員、中國影協名譽主席李前寬當天卻身在湖北宜昌,前一天他剛為由中國文聯、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辦的第五屆全國文藝評論骨干專題研討班進行了專題授課。在授課中,李前寬結合《開國大典》等影片的拍攝經歷談到了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影片的創作問題,本報記者圍繞這一話題對李前寬進行了專訪。 

  ◎記者: 《開國大典》的一些片段組接了紀錄片影像和劇組攝制影像,被認為是這部影片標志性的美學手段。影片中開國大典這場重頭戲也使用了同樣的手法,這場戲同時使用兩種素材,您是基于哪些考慮?

  ●李前寬:全片貫穿了這種手段,并在“開國大典”這場戲集中體現。城樓上的畫面是我們拍的,剪輯之后要真實到讓觀眾分辨不出真假的程度。天安門城樓下面的場面,我不可能重新拍, 1949年紀念碑都還沒有,拍攝時環境不一樣了。而且,那個時候的人的氣質和現在是全然不一樣的。影片中,城樓下的老人說:“毛主席,你好??! ”那是不可再造的,那種發自內心的吶喊、老百姓的萬眾歡呼和演員喊的不是一回事。新中國成立了,人們吶喊的聲音和情感都是那么真切,所以這樣的紀錄片鏡頭我都保留下來。之后城樓上的毛主席說:“人民萬歲! ”放大了影像的情感。

  ◎記者:影片中真實的場景有哪些?為什么一定要用真實的場景?

  ●李前寬:中南海、頤年堂、天安門不用說了,毛澤東和程潛劃船是在中南海的南海,談話是在中南海里面的橋上,還有勤政殿、七屆二中全會的會址、南京總統府、中山陵、宋慶齡故居的拍攝都是用當年真實的場景。

  “文革”的時候蔣介石母親墓被破壞了,那是個文物,是孫中山給蔣母寫的墓碑。我們拍蔣介石離開家鄉,必需給他母親跪拜。我知道墳堆要高于墓碑,墳堆如果太小也沒法插靈幡,我們給墳堆加厚三尺土,恢復原狀。我拍蔣介石,為什么沒有妖魔化?就是因為我是按照藝術規律塑造歷史人物,這是我作為一個藝術家的追求。如果凡是拍這樣的戲都臉譜化,總是拍蔣介石生氣、罵人,把毛澤東的對手拍得很弱,最后我們戰勝了對方,誰會信呢?

  ◎記者:很多表現開國偉人的作品,愛用毛澤東詩詞,您是怎么處理的?

  ●李前寬:百萬雄師過大江這場戲我拍了七十多個鏡頭,我把資料片和拍攝的部分充分地調動起來。為了拍這場戲,我們在南京邊上搭了一個江防陣地,當時收集了24條木船,加工成風帆。粟裕是共產黨最會打仗的將領之一,要處理粟裕帶兵在戰火硝煙中沖上來的大場面,那真是“鐘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的氣勢,這個要往狠里“造” ,不惜篇幅,要有一種摧枯拉朽的陣勢。

  鏡頭一轉,葉子龍推開門一看,毛主席打呼嚕睡著了,勝券在握,也不知多少日子沒睡覺了,那邊還在打仗,他睡著了,這是毛澤東。當時我讓古月躺在椅子上睡,擺了好多次姿勢,最后擺的造型很完美,毛澤東好像還在思考問題呢。原來劇本上寫的是,在香山接了電報之后,毛澤東推開窗戶,開始朗誦詩句“鐘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 。如果這么拍容易雷同,而且朗誦得隨便的話就沒了味道,有了韻味的話就太舞臺腔了,我想了好久,終于讓演員坐在地圖下邊睡覺,此時無聲勝有聲。導演在劇本基礎上做二度創作時,一定要有化學反應,而不是物理反應。電影要調動聲光等各種元素,來產生感染力,這樣才能把劇本的精髓表達出來。

  ◎記者:能否從浪漫主義和現實主義融合的角度談談您的電影觀?

  ●李前寬:影片接近尾聲有一幕是毛主席和他的戰友們登階梯上天安門城樓,那不是真的天安門,而是在端門拍的,影片拍攝時天安門全換新的大理石了。端門和天安門的大小、模樣一樣,細節上它的磚梯是灰磚,而且當年的磚都是立起來碼放的,這樣才不容易踩壞。我讓攝影師觀察最佳光線,太陽在正面的時候拍大逆光,樓梯上一層一層的橫線,是人的輪廓,拖著長長的身影登臺階,沒完沒了地登,是一種寓意:走到今天不容易,在歷史的臺階上一路走來不容易。而蔣介石在影片中都是往臺階下走的。這是真實的生活,但在真實的基礎上,強化了表現性。主旋律影片要有形象的表現力和震撼力,而不是靠喊口號來達到創作目的。

  創作不能只滿足于講大家都懂的故事,藝術要絕、要美,要有浪漫的想象,要有更高的審美意識,讓人耳目一新。所以在關鍵情節點上,我不按常理出牌。比如黨中央從西柏坡進北京是一個過場,但我認為這是歷史的關鍵節點,中國共產黨的工作重心由農村轉向城市的戰略節點。我就用了大浪漫的拍法,調用了120輛軍車排布在兩公里以外的地平線上,同時觀眾耳邊響起了毛澤東父女的對話,至今也沒有人質疑這場戲違反了交通規則,因為他們都感覺到這是美的享受。鏡頭一轉,是蜘蛛,大全景到大特寫的兩極鏡頭,蔣介石看到了蜘蛛,這就是電影。

  創作更多時候是舉一反三。我在查資料時,在當時的報紙上看到一個幾十行字的報道,報道說,占領南京后,解放軍戰士們把馬牽到了總統府后花園,把花園弄得很亂。但是影片這處情節需要揚起來,這里需要戲劇性,所以設計了一場陳毅、鄧小平看到這番景象,批評戰士們的戲。

  ◎記者:面對一部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影片,總會有一些不了解歷史的人質疑歷史,當時有沒有人質疑這部影片情節的真實性?

  ●李前寬:有,當時有人質疑說,影片里讓戰士給毛主席梳頭,這不太對吧。但這不是我杜撰的,毛主席衛士長李銀橋的回憶錄說,毛主席在西柏坡指揮解放戰爭時,每天睡不好覺,李銀橋要用一個熱水桶給毛主席泡腳,李銀橋在后面給他梳頭、舒筋活血。其實許多老百姓和毛主席一樣,包括我的父母,都是這樣梳頭的。

  在拍毛澤東和戰友們上臺階那場戲之前,我一定要知道歷史的真實是什么樣的。當時我采訪了很多還健在的老人,聶鳳智將軍,毛澤東的秘書葉子龍、童小鵬,張自忠的副官,周總理的衛士等。然后我再通過文字材料、紀錄片,和那個年代的規定情景融在一起,在想象中和領袖們對話交流。

  ◎記者:這部影片有100多位歷史人物,觀眾覺得您按照外型來尋找演員、使用電影化裝去達到形象相似,但特別要通過塑造人物接近歷史真實。在指導演員方面,您有什么體會?

  ●李前寬:毛澤東的扮演者古月和蔣介石的扮演者孫飛虎兩個人是截然不同的個性和表演風格。孫飛虎是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的,他懂表演,但他總想多展示一些。在拍蔣介石打麻將的戲時,他跟我說:導演,這是蔣介石的戲眼,要好好演。臺詞說“打牌你不行,打仗我不行。長江防線能不能守得住,各位仁兄,拜托了! ”孫飛虎說,我想說三個“拜托了” 。我說“就一個” ,再多一個就不是蔣介石,他說一個“拜托了”已經可以了,分寸恰到好處。這部戲孫飛虎總覺得演得不過癮。后來凌子風、謝晉看了電影,都說他演得真棒,演活了!他再也不說不過癮了。

  古月原先在云南軍區做宣傳干事,是馮牧發現了他。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作為特型演員他被調到北京。他沒學過表演,他要“演”毛澤東,模仿一些叉腰、揮手的神氣的動作,我們就要“壓”他,塑造生動鮮活的人物,讓他松弛自然、平易近人。這部影片中,他的年齡、體型和解放戰爭年代的毛澤東恰恰是一致的,是不可再造的。

  ◎記者: 《開國大典》在反對人物臉譜化、敘事超越二元對立等方面被認為有超前的藝術觀念,您是怎么看的?

  ●李前寬:所謂臉譜化就是把人物弄得像漫畫一樣,從事藝術工作的人面對國家、民族的歷史首先要敬畏,然后再讓人看到精彩的故事、動人的形象,最后留下人物。影片只有表現出毛澤東和蔣介石是真實的人,觀眾才會覺得他們是代表著兩種不同的時代潮流的走向,這樣影片才深刻。觀眾從感受中體會你的思想,這是最普遍的藝術規律,而不是超前的觀念。

  ◎記者:這次來為第五屆全國文藝評論骨干專題研討班的學員授課,您對電影評論有什么期望?

  ●李前寬:中國的文藝健康發展寄希望于評論,評論骨干要真正拿出一些好的指導性的文章,敦促、批評和鼓勵創作。要多評評主旋律創作如何繁榮,這個課題是很難做的。

作者簡介

姓名:馬李文博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