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哲學 >> 馬克思主義哲學
馬克思哲學核心范疇的內涵演變及其本真精神再解讀
2019年08月09日 14:57 來源:《上海理工大學學報》 作者:李成旺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作者:李成旺,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摘要:基于思想生成視野把握馬克思哲學核心范疇的內涵演變,是呈現馬克思哲學本真精神的必要環節。實踐概念是馬克思哲學以“邏輯與歷史相統一”的原則超越傳統西方哲學“邏輯在先”思維范式,進而真正實現其哲學革命的標志,也是人們把握歷史、人的本質、分工、市民社會、資本以及自由等其他馬克思哲學重要范疇的前提,而隨著馬克思哲學思想的發展,這些基本概念的內涵也經歷了一個不斷豐富和深化的歷史過程。

  關鍵詞:馬克思哲學;實踐;分工;市民社會;自由

  原文刊發:《上海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2期

  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自覺告別馬克思哲學研究中“以俄為師”的路徑依賴,也即放棄以蘇聯傳統教科書體系解讀模式作為“預成”的中介,直接基于馬克思哲學文本來凸顯馬克思哲學本真精神,已成為中國學界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主流范式。在此過程中學界所取得的重大方法論創新之一,就是形成了在思想生成視域中深化馬克思哲學本真精神研究的方法自覺,因為學界逐漸認識到,馬克思成長為一名馬克思主義者,實際上經歷了其哲學思想不斷走向成熟的復雜過程,其中伴隨著馬克思哲學對傳統西方哲學的不斷超越及其自我超越??杉?,對馬克思哲學自身發展過程予以系統探賾,無疑是呈現馬克思哲學本真精神的必要環節。就此而言,由于馬克思哲學的生成性特征體現在其核心范疇內涵的演變之中,因此,揭示馬克思哲學核心范疇內涵的演變軌跡,在“理論具體”層面解讀馬克思哲學核心范疇的歷史性內涵,無疑成為重釋馬克思哲學其本真精神的有效路徑之一。筆者認為,馬克思哲學探索的價值旨歸在于實現每一個人的自由全面發展,但在馬克思恩格斯看來,自由是一種歷史現象,因此只有通過對歷史規律的科學探討才能破解自由之謎,而首次基于物質生產實踐對人類歷史發展的基礎和前提意義來破解人類歷史之謎,則是馬克思哲學實現歷史觀變革進而呈現其本真精神的理論基礎。這就使得作為馬克思哲學核心范疇的實踐,不僅是馬克思哲學以“邏輯與歷史相統一”的原則超越傳統西方哲學“邏輯在先”思維范式,進而真正實現其哲學革命的標志,而且對實踐的把握也是把握歷史、人的本質、分工、市民社會、資本以及自由等其他馬克思哲學重要范疇的前提。鑒于此,基于歷史生成視域將馬克思哲學上述核心或重要范疇的內涵演變軌跡揭示出來,對于真正呈現馬克思哲學的本來面目,具有極其重要的理論意義。

  一、馬克思哲學革命與馬克思哲學的核心范疇

  但凡在中西哲學史上產生重大影響的哲學流派,之所以能夠經受時間的考驗和時代的洗禮,有些至今還對人類社會生活發揮著影響,皆是由于它們實現了一場哲學革命,進而為人們認識、把握世界提供了新的維度,以此促使人們不斷覺醒與成熟,并推進人類歷史不斷取得進步的結果。古希臘早期哲學“始基”問題的提出,使人們自覺地確立了尋根意識,明確了自身與外物的身份之別,進而開始以理智和道德的方式來把握世界,正式擺脫了以原始神話、原始宗教為中介來把握世界的愚昧狀態。古希臘哲學繁榮時期柏拉圖理念論的提出,表明人們意識到了基于經驗把握世界確定性的理論局限,進而自覺走向對事物本質、規律問題的系統追問。當古希臘羅馬哲學自身的創造力無法認識其發展過程中出現的思想分歧時,哲學便開始尋求宗教力量的支持,哲學自身遂成為神學的婢女,同時,基督教為哲學開顯出了歷史維度和自由意志維度等,也促使關于哲學的思考得以不斷深化。近代哲學時期笛卡爾以“普遍懷疑”原則作為自身哲學思考的開端,以“我思故我在”的第一原理來尋求知識最為可靠的根據,試圖真正擺脫神學束縛和經驗局限并以此樹立理性的權威;而康德批判哲學開始自覺反思此前獨斷論哲學的理論局限,認為以主體圍繞客體旋轉的經驗論思維方式不能為知識提供可靠基礎,以神啟或幸福論為代表的思維方式不能為道德真正奠基,進而完全從理性自身出發,指出理性先驗地既可以頒布“自然法則”又可以頒布“道德法則”,開啟了西方哲學史上的“哥白尼式的革命”。黑格爾批評了康德哲學所認為的“認識并不涉及絕對和上帝的本性,不涉及那種在自然界和精神中是真的和絕對的東西的本性”[1]P27這種不可知論,也批評了訴諸外在編排方式“把各種材料外在地、并且更加隨意地并列起來”進而以為“用結合的偶然性與隨意性就滿足了概念的必然性”[1]1-2的獨斷論哲學,還批評了懷疑主義等當時流行的哲學思維方式,在此基礎上他堅定了哲學把握絕對的信心,認為訴諸絕對精神通過理念的矛盾運動回到自身就能夠實現自由,因而在其哲學革命中“把整個自然的、歷史的和精神的世界描寫為一個過程,即把它描寫為處在不斷的運動、變化、轉變和發展中,并企圖揭示這種運動和發展的內在聯系”[2]26 ,“進而徹底否定了關于人的思維和行動的一切結果具有最終性質的看法”[3]269,使得這個劃時代的歷史觀成為“新的唯物主義世界觀的直接的理論前提”[4]602。費爾巴哈也開啟了針對德國古典哲學的革命,認為從神或其他精神實體出發并不能真正揭示人的本質,因為人的生存及其存在離不開自然界這一物質前提,自然界則是可以離開任何精神實體而獨立存在的客觀物質世界,而人及其精神恰恰是自然界的產物。因此他放棄了從神啟或先驗精神的視角對人的秘密進行解讀的思路,轉向從自然界對精神實體的優先地位出發,指出解讀人的本質首先要關注人的自然屬性,認為只有把人的情感進行理性升華,以此理解人的本質以及歷史的動力,才能揭示人類歷史之謎。盡管這種哲學在歷史觀上陷入了唯心主義,但馬克思恩格斯指出它在當時也恢復了唯物主義傳統應有的地位,開啟了精神哲學史上的一場革命。

  基于費爾巴哈又超越費爾巴哈,馬克思恩格斯通過一場真正的哲學革命徹底顛覆了西方哲學的內在論傳統,才為破解人類歷史-自由之謎探尋出一條科學路徑。他們認為,宗教傳統從神啟出發,以信仰為中介,最終仍然訴諸神的拯救來實現人的自由,將不可避免地陷入“空洞的、實際上毫無實效的道德說教”[5]285,因此指出“對宗教的批判是其他一切批判的前提”[6]199。而從柏拉圖、黑格爾到青年黑格爾派以來的理性主義傳統,則訴諸理念優先的原則,或者從知識論視角呈現理念自身的知識論內涵,或者通過彰顯理性自身的先驗能力乃至訴諸上帝,或者訴諸理念自身的矛盾運動使絕對精神回到自身來達及自由,這實際上都只能是“生長在活生生的、結果實的、真實的、強大的、全能的、客觀的、絕對的人類認識這棵活樹上的一朵無實花” [7]560。馬克思哲學進一步指出,盡管費爾巴哈對“兩希傳統”進行了批判,在一定程度上恢復了唯物主義傳統應有的地位,但他僅僅滿足于從自然界的先在性以及物質世界的客觀性出發,去批判黑格爾哲學和基督教對“思維和存在”關系的顛倒,僅僅看到黑格爾哲學和基督教的產生是人的情感(依賴感、愛的情感等)被蒙蔽的結果,而看不到黑格爾哲學、基督教生成的社會歷史根源。盡管他指出精神是由自然派生的,但是不了解我們所面對的客觀世界已經是打上了人的實踐活動烙印的“人化自然”。因此,在對人的本質的解讀上,費爾巴哈“把人只看做是‘感性對象’……沒有從人們現有的社會聯系,從那些使人們成為現在這種樣子的周圍生活條件來觀察人們”[8]530,其結果只能是把人理解為僅僅限于在感情范圍內承認的“現實的、單個的、肉體的人”,也即脫離社會實踐活動和社會關系而存在著的感性存在物,盡管他認為人具有理性,但這個理性也僅僅用于形成對人的感性本質的“類特征”的升華,由此在人的自由與解放這一重大課題上,他也只能 “求助于‘最高的直觀’和觀念上的‘類的平等化’”[8]530,以為訴諸更加符合人的自然屬性(合理利己主義情感)的新宗教——“愛的宗教”,去取代舊宗教就可以了,這顯然導致了唯物主義和歷史之間的完全脫離,使其理論陷入了抽象人性論和歷史觀上的唯心主義。在馬克思哲學看來,不論西方觀念論哲學實現了何種意義上的哲學革命,“但這對于實際發展沒有任何意義”[8]545。現實中無論是康德哲學意義上的共和國,還是黑格爾哲學語境中以君主立憲制為最好形式的理性主義國家,其理論均停留在“紙上談兵”的層次,它們所說的什么正義、自由、民主等理念,實際上僅僅是統治者操縱人民的特權,根本無法真正代表廣大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

  馬克思哲學認為,“任何真正的哲學都是自己時代的精神上的精華”[9]220,它不但應科學地解釋世界,更應成為先進階級改變世界的有力武器,進而化為人類社會實踐的重要組成部分,通過真正推動人類社會的進步來實現每一個人的自由全面發展。而要實現上述目的,就必須采取科學的研究現實問題的方法,通過一場真正的哲學革命,化解西方哲學“邏輯在先”思維方式的局限性。馬克思哲學革命的起點,首先是指出物質生活資料的生產這一實踐活動是人類歷史展開的現實前提,進而認為真正的哲學應把現實社會實踐作為把握世界、破解人類歷史發展規律進而實現人的自由的邏輯前提,換言之,只有訴諸“邏輯與歷史相統一”的實踐哲學之路,才能破解人類歷史—自由之謎。恩格斯在談到馬克思的兩大發現時,首先明確指出歷史唯物主義智慧體現在其對以往哲學所實現的如下理論變革,即指認“直接的物質的生活資料的生產,從而一個民族或一個時代的一定的經濟發展階段,便構成基礎,人們的國家設施、法的觀點、藝術以至宗教觀念,就是從這個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因而,也必須由這個基礎來解釋”[10]601;同時指出“馬克思還發現了現代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和它所產生的資產階級社會的特殊的運動規律。由于剩余價值的發現,這里就豁然開朗了”[10]601,作為馬克思第二大發現的剩余價值學說,同樣是馬克思把物質生產作為探討資本主義社會經濟運行規律的結果,因為馬克思指出“擺在面前的對象,首先是物質生產。在社會中進行生產的個人,——因而,這些個人的一定社會性質的生產,當然是出發點”[11]22??杉?,確立實踐的基礎地位是馬克思實現其哲學革命并彰顯其本真精神的首要前提。

  基于實踐哲學之路,馬克思恩格斯認為人類歷史首先是一部生產勞動的歷史,而不能從根本上歸結為精神、意識或觀念的歷史,盡管人類歷史發展過程中伴隨著精神、意識的發展變化,但精神、意識發展變化的規律,始終受制于物質生產方式本身的發展規律,而如果基于“邏輯在先”的思維方式,認為洞悉了精神發展的規律就可以洞悉人類歷史之謎的話,顯然是沒有完整呈現人類歷史發展過程諸構成要素(歷史維度)之間的辯證關系??杉?,馬克思哲學重視實踐在人類歷史發展過程中的地位和作用,旨在為歷史規律的探求奠定科學的理論起點,進而強調自由是一種歷史現象,只有科學揭示歷史規律才能把握人的本質并破解人類自由之謎。而馬克思哲學對人類自由之謎的破解,一方面通過揭示物質生活資料的生產所蘊涵的五個歷史維度之間的互動關系,形成了歷史唯物主義的分析方法,另一方面運用歷史唯物主義方法具體解剖了市民社會本身的內在矛盾,也即揭示出資本主義社會這一特定社會形態的經濟運行規律,驗證并深化了歷史唯物主義方法,由此所形成的“兩大發現”則構成了馬克思哲學革命的積極成果。就此而言,實踐、歷史、人的本質、市民社會、價值、資本、自由等就構成了馬克思哲學的核心范疇。而真正揭示這些核心范疇在不同文本或同一文本不同部分中內涵的變化,無疑是把握馬克思哲學本真精神的必要環節。

作者簡介

姓名:李成旺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