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社科關注
純粹法理學:概念之爭、學科地位與基本問題
2019年08月09日 08:15 來源:《學術論壇》2019年第2期 作者:胡平仁 字號
關鍵詞:純粹法理學;純粹法哲學;法律觀;法律史觀

內容摘要:長期以來法理學和法哲學的泛化,導致其研究對象混亂、精神品格迷失,以及法學主體意識淪喪。

關鍵詞:純粹法理學;純粹法哲學;法律觀;法律史觀

作者簡介:

  內容摘要:長期以來法理學和法哲學的泛化,導致其研究對象混亂、精神品格迷失,以及法學主體意識淪喪。其實,純粹法理學立足于法認識論,是以一種內部視角來研究法律原理或內在理路的學問或學科;純粹法哲學則運用法律或法學以外的哲學視角與哲學方法,側重于法的本體層面和價值領域的追問與探究。純粹法理學是唯一源自法律自身的理論,在法學理論家族中具有不可或缺的地位,但走向純粹法理學必須克服幾個觀念性障礙。純粹法理學的純粹性,主要表現為研究對象的明確與單純(反對把其他學科的研究對象納入自己的陣營),研究方法的科學性,研究結論的可檢驗性。純粹法理學的基本問題有兩個:一是科學的法律觀與法律史觀;二是法律思維與法治世界觀。二者的具體化展開,便是純粹法理學的大致范圍。

  關鍵詞:純粹法理學;純粹法哲學;法律觀;法律史觀;法律思維;法治世界觀

  作者簡介:胡平仁,中南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法學博士

  法理學與法哲學的關系,猶如法學研究中的基礎設施,一方面很重要,因為事關基礎與長遠;另一方面又梳理艱難,且遠離功利,可謂費力不討好。因而人們往往不愿致力于此,而是簡單地將兩者混為一談;或有相關研討,也基本是淺嘗輒止。這使得法理學和法哲學都長期處于自我迷失的狀態,嚴重扭曲與阻礙了法學理論乃至整個法學的發展。在國外,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就存在著法理學與法哲學分合之辨[1];90年代以來,國內學術界對這兩者的關系也一直在探討,但認識很不一致,概括起來大致有等同論、并列論、從屬論和交叉論等。多年前,筆者曾發表一文,主張回歸純粹意義上的法理學與法哲學,并探討了適當區分法理學與法哲學的主要根據、理由和目的[2]。只是該文重點在純粹法哲學的含義、研究對象、范圍與精神品格,對純粹法理學著墨不多。經多年時斷時續的思考,本文擬彌補這一缺失,在厘清法理和法理學概念的基礎上,重新審視法理學在法學理論乃至整個法學體系中的基礎性與核心性地位,凸顯迷失已久的“法理”,為當下國內重興的法理學討論添磚加瓦。

  一、純粹法理學的“法理”及其“純粹性”

  區分并回歸純粹意義上的法理學與法哲學,歸根結底是為了確立法學的主體意識及內在特性和法哲學的精神品格,找回法學研究中長期迷失的法理與哲理??梢運?,法理迷失和哲理不明,是我國法學理論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定位不準、品位不高、指導力不強的主要原因,也是我國法學研究妄自尊大而又自我迷失的根本所在。關于“法理”一詞在我國的使用情形和主要含義,陳景良[3]和張文顯[4]兩位教授都曾作過較為系統的梳理,但有些方面說得還不是很確切、很透徹。在當代語境下理解法理和法理學,不妨從近似詞語入手。如“物理”的基本含義是指事物的原理或內在規律(innate laws of things),包括事物的構造、特性、功能和運行規律等?!吧懟筆侵富宓納疃吞迥詬髕鞴俚墓δ??!靶睦懟敝溉說拇竽?、器官和軀體反應客觀現實的內在活動方式及其理路,如感覺、知覺、思維、情感、意志等。同樣的,“法理”指的是“法的原理或邏輯”(法的內在理路),其英文表達是Legal principle(theory),theory(principle)of law,juridical logic。這意味著像物理學、生理學和心理學等學科一樣,嚴格意義上的“法理學”旨在以一種內部視角來展開對實在法的研究,是研究法律原理或法律的內在理路的學問或學科,是“法的理論”(theory of law),而不是基于外部視角的“關于法的理論”(theory about law)。而“哲理”(philosopher's tune,philosophic theory)是能啟人深思、煥發人的思想和精神新生的原理,又指關于對象(宇宙、人生或其他特定對象)根本的原理。法哲學則是運用法律或法學以外的哲學視角與哲學方法,側重于法的本體層面和價值領域的“哲理”概括和探究,即法和法治方面能啟人深思、煥發人的思想和精神新生的原理,又指有關對象(法)的基本精神或價值目標。

  自20世紀二三十年代奧地利學者凱爾森提倡“純粹法學”理論以來,法學界一個具有相當普遍性的質疑是:“存在純粹的法(理)學嗎?”這類學者基本上是從三個層面來展開其質疑:其一是經驗層面,認為“法律是一種社會現實,而不是一種完全封閉的系統,其統一性只能以人們的社會活動來說明”。[5]法理學的研究對象是現實生活中具有綜合性、價值性并運動、變化的法律現象,且許多有血有肉的現象片斷和大部分的“生活世界”是無法用法律語言加以窮盡的;而“純粹的自然法學與純粹的實證法學(分析實證主義法學)都忽視了法的社會層面的問題,忽視了法學作為一門經驗科學的性質”。[6]其二是把“純粹法(理)學”的“純粹”性誤解為意指“形而上的思辨和邏輯自洽”,認為法理學并非純粹的科學(純粹理性),也并非純粹的形而上學,更不可能是純粹的技藝,而基本上屬于實踐理性的范疇,是混合理論與實踐的一門科學,必須透過法律之應用來實現它的社會目的,以滿足人類在社會上的各種需求[7]。其三是法哲學層面,如博登海默指出:“法律實證主義大體上和實證主義理論一樣都反對形而上學的思辨方式和尋求終極原理的做法,反對法理學家試圖辨識和闡釋超越現行法律制度之經驗現實的法律觀的任何企圖。法律實證主義試圖將價值考慮排除在法理學科學研究的范圍之外,并把法理學的任務限定在分析和剖析實在法律制度的范圍之內?!盵8]

  上述來自經驗層面的質疑看似有理,其實是經不起反駁的。社會的確是一個整體,社會現象具有綜合性、價值性和運動變化性,這是否就意味著對社會或社會現象的每一種研究都要全面把握或展示這些方面或特性呢?如果是這樣的話,有關社會“生活世界”的研究就只要一門學科就可以了,包括法學在內的其他社會科學全都應該取消,因為它們都只研究社會的某一個方面或某一個特性。當年孔德創立社會學,就是想用它來取代其他社會科學,但孔德的野心猶如老虎吞天,社會學的發展也就只能背離孔德的初衷(不過基于社會整體結構來研究特定社會現象這一點被繼承了下來)。經驗世界的任一現象都是一個復雜的整體,但這并沒有阻止自然科學的研究進入質子和中子甚至更精細的微觀層面。法律現象盡管往往是多重社會因素、心理因素甚至自然因素交互作用的產物,但這并不意味著每一種法學研究都要采取綜合的方法。純粹法理學與法哲學、法社會學等分支的界限雖然不是涇渭分明的,但其核心領域和基本研究方法還是有??裳?。何況學術研究的深入和細化,就是要不斷地變“不可能”為“可能”。沒有學科的主體意識,就不會有各學科的畛域劃分及方法分野;沒有研究對象的精細化,就不可能有研究的深入;沒有各執一端的精細分析,也不可能有高質量的綜合。純粹法理學的明智之處,就在于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它不想(也不能)壟斷真理,也不想自己一花獨放,它旨在強調各學科適當的合理分工,協同并進。比如把法律與其他社會現象之間的關系、法律的實際運行及其效果等交給法社會學去研究,把法的本源、本質等本體論問題以及法律價值論問題交給法哲學去思考,把法的成本和效益問題交給法經濟學去權衡,把面對特定條件或形勢下的權變性法律對策問題交給法政策學去處理,而把對具體法律條文之含義、義理和具體適用交給法教義學去承擔,如此等等。純粹法理學只想獨辟蹊徑,從法律和法學的內在視角出發,在法教義學的基礎上,對某一法律部門或法律部類,乃至古今中外的法律制度,作一個整體性的研究,探尋其內在的基本特性、構成原理、功能機制、效力機制、運行規程和演進規律,進而提煉出法學與眾不同的思維方式和法治世界觀。它深知,這只是對人類法律現象眾多研究或解釋中的一種,但卻是人類社會不應忽視、其他學科無法替代的一種。需要指出的是,純粹法理學盡管不大研究法律價值問題,但并不拒絕應有的或基本的價值判斷。

  上述把“純粹法(理)學”的“純粹”性誤解為“形而上的思辨和邏輯自洽”,更是不值一駁。因為“純粹法(理)學”強調“邏輯自洽”是真,如果沒有邏輯自洽,任何一種觀點、理論或學科都無法成立;“形而上的思辨”是假,因為純粹法(理)學在自身研究領域中所極力排斥的研究方法,正是“形而上的思辨”,那是法哲學的基本研究方法。

  至于博登海默對法律實證主義的批判,那基本上是恰當和到位的。因為那是基于法哲學的立場進行的,的確是實證主義法學和純粹法理學(二者有共同點,但不完全相同)的缺陷或弱點,也正好是法哲學的生長點??蒲а芯可郝淶淖純鐾牽閡桓鲅Э頻鬧盞?,就是另一學科的起點或生長點。任何真正有生命力的學科,就像現實中的人一樣,都是有能力缺陷的;只有上帝才是完美的、萬能的,可惜上帝并不存在。需要指出的是,純粹法理學和法律實證主義并不反對尋求終極原理的做法,而只是強調在法律或法律科學內部尋求終極原理,如凱爾森的“基本規范”、哈特的“承認規則”等。

  不過,筆者所倡導的純粹法理學,與凱爾森純粹法學并不完全相同??看夥ㄑУ摹按看廡浴?,不僅表現在它反對法學研究中摻入任何價值標準和意識形態因素,而且體現在它將法律規范與法律事實截然分開。這種純粹從法律規范的角度分析實證法的理論,也被稱為“規范法學”(Normative Jurisprudence)[9]。在重視實在法律規范研究、強調從法律或法學自身的內部視角來看待和研究法律現象方面,純粹法理學與純粹法學并無二致。純粹法學也并不反對社會學、法學(乃至法律社會學)的研究方法,只是認為純粹法學研究法律的效力,社會學法學探討法律的效果,二者側重點不同。純粹法學與社會學法學可以并存,但不能相互替代?!吧緇嵫Хㄑб怨娣斗ㄑ染鎏跫?,是規范法學的補充”[10],純粹法理學這方面的立場也是相同的。但純粹法理學雖然不致力于法律價值的研究,卻并不像純粹法學那樣反對法學研究中摻入任何價值標準和意識形態因素。

  純粹法理學的純粹性主要表現為研究視角的內在性,研究對象的明確性與單純性(反對把其他學科的研究對象納入自己的陣營),研究方法的科學性和研究結論的可檢驗性。對于那些超出自己興趣范圍或研究領域的問題,純粹法理學主張將其“懸隔”(存而不論)。與此同時,面對各種相關的外在社會現象、社會需求或社會刺激,純粹法理學(包括部門法理學和公法、私法、社會法等部類法理學)強調要像心理學等學科一樣對其進行“內化”處理,始終從內往外看世界,這實際上也就是法律思維和法治世界觀。比如在法律與道德的關系問題上,純粹法理學主張以立法環節為過濾網,在將那些社會生活中基本而重要的價值追求和道德規范轉化為法律原則(如憲法中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則,民法中的誠實信用原則、公序良俗原則,程序法中的公開、公平、公正原則等)或法律制度(如民法中的無因管理制度等)之后,道德規范已經成為法律的一種內在道德或內在價值,法律實施過程中將始終以既有的法律規范為圭皋,而不再以一種外在的視角去考量法律與道德關系,甚至拒絕將道德作為評判法律的準則。否則,刑法中的“罪刑法定原則”、法律的自治性與“法律至上”的法治精義等都將蕩然無存。這正是千百年來“惡法亦法”的合理內核,也是近百年來法律實證主義的歷史貢獻。

  純粹法理學的這種純粹性,最重要的是研究視角的內在性。也就是說,只要堅守了研究視角的內在性,即使是面對其他學科的研究對象,純粹法理學必要時也可以有所作為。如在“法(律)本質”這樣主要屬于法哲學本體論問題上,純粹法理學也可以不像傳統形而上學那樣純思辨性地、靜止地探究法律的本質,而是從法律自身的歷史運動與現實展開過程中去把握和界定法律本質,認為法律本質是法律在其歷史演進過程中逐步積淀并在面向未來的實踐過程中不斷“生成”(becoming)的穩定性因素和根本屬性,是法律區別于非法的最核心的標志。它盡管有其生成性與流變性,但客觀而穩定地存在著,并不是神或人任意賦予的,也不是固有的[11]。也正是基于研究視角的內在性要求,純粹法理學的研究對象及范圍并不是漫無邊際的。如對法律效力根源的追究,它便止步于法律體系的邊界之內;而對于“法律實效”問題,因涉及種種社會因素,便交給法律社會學去研究。此所謂“有所得必有所失”,“有堅守才能成就自我”。

作者簡介

姓名:胡平仁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鐘義見)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