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

 首頁 >> 政治學
論鄉村治理的村莊政治基礎 基于實體主義的政治分析框架
2019年12月04日 09:52 來源:《南京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4期 作者:杜鵬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杜鵬,南開大學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助理研究員。

  內容提要:村莊政治具有獨立的研究價值。經由倫理政治、階級政治到土地政治的演化,村莊政治逐漸達致成熟形態,成為國家制度建構的產物。以集體為制度框架,村莊政治為地方性與國家性的互動融合提供了基礎。經由動員機制、平衡機制和分類機制構造的政治過程促進了村莊政治性的生產和內生性秩序的達成。然而,以“農民權利”為導向的國家政治調控弱化了村莊政治的制度基礎,壓縮了村莊政治的實踐空間,導致村莊政治的依附和蛻變,政治系統漸趨失衡,這是近年來鄉村治理陷入困境的根源。國家政治應該從戰略原則的高度和制度整體的層次調控村莊政治,修復并實現村莊政治與國家政治的良性循環,維持政治系統的均衡。

  關鍵詞:村莊政治;鄉村治理;國家政治;集體制度

  進入21世紀以來,農村進入“資源下鄉”時代,農民與國家之間的關系模式發生根本變化。取消農業稅一勞永逸地解決了世紀之交的農民負擔問題,但農村社會治理仍然存在一些困境,例如,村民選舉形式化、項目落地困難、農民“上訪”失控、農村灰色化治理等。有學者對比稅費改革前后的鄉村治理,認為資源汲取時代的“基層政權內卷化”轉化為資源下鄉時代“基層治理的內卷化”[1]。鄉村治理場域逐漸形成“分利秩序”[2]和“耗散結構”[3]。農村改革的制度目標與意外后果之間的落差意味著需要進一步反思鄉村治理的深層基礎和鄉村治理轉型的深層邏輯。為此,筆者試圖透過“村莊政治”這一概念,闡釋基層“善治”的政治基礎,以理解鄉村治理困境之根源。

  一、被遮蔽的村莊政治

  鄉村政治研究是中國政治學研究的重要對象。然而,鄉村社會的政治學研究雖然開辟了多條研究進路,卻始終未能聚焦于“村莊政治”本身。村莊政治被遮蔽在紛繁多樣的村莊政治社會現象中,喪失其作為獨立研究域的意義。縱觀既有研究,村莊政治或顯或隱地浮現在以下三種研究路徑中,分別是國家政權建設路徑、村民自治路徑和鄉村治理路徑。

  第一,國家政權建設的路徑。近代來的民族國家形成過程打破了傳統中國的“雙軌政治”結構,開啟了國家政權建設的進程。杜贊奇從文化的權力網絡視角出發考察了中國近代國家政權建設的策略與困境。張靜[4]基于基層政權研究,認為國家政權建設的目標形成基于現代公共規則與合乎程序正義的規則之治。國家政權建設旨在消解村莊政治的地方性與自在性,重構鄉村的權力結構和治理資源。這樣一種鮮明的問題導向湮沒了村莊社會的內在特性[5]。在官僚化和理性化的國家理想型映照下,基層政治呈現出“半正式行政”的特征[6]。事實上,“非正規化”“半正式化”的概念隱含了村莊政治在學術話語中的對象化。村莊政治作為非正規治理的源泉,成為監控、規訓和改造的對象。

  第二,村民自治的路徑。村民自治始于20世紀80年代。90年代以來,村民自治逐漸主導了農村基層政治的研究。村民自治包含著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監督四個要素,以上四者共同構成村民自治的完整意涵[7]。村民自治關于鄉村政治的研究一開始即表現出濃厚的現實關懷,試圖通過民主選舉的方式約束國家權力的單向度擴張,推進中國社會的民主化,最終建立基層社會的規則之治[8]。因此,村民自治日益化約為村莊選舉。然而,突出選舉的實踐傾向和突出民主的價值傾向導致村民自治內在結構失衡,弱化了村民自治的治理功能,降低了農民的政治效能感,進一步加劇了選舉的形式化[9]。來自田野的研究發現,在東部沿海發達地區,村莊富人通過組團拉票乃至賄選的方式參與村莊政治,而中西部地區的村莊選舉往往流于形式[10]??杉?,以選舉政治替代村莊政治,偏離了村民自治的原初目標。如何重塑村民自治的實現方式,拓展村民自治的政治基礎,是一個緊迫的實踐命題。

  第三,鄉村治理的路徑。鄉村治理的路徑始于對村民自治研究的反思,倡導立足村莊社會基礎理解鄉村治理的內在邏輯和基層治理的復雜性[11]。這一路徑強調村莊政治社會現象的總體性和全息性,突出了村莊的方法論意義。不過,村治研究側重于對鄉村治理場域中主體的行動及其實踐后果的“過程—機制”分析,進而解釋政府治理和政策執行在遭遇基層社會時的扭曲和異化[12]?!骯獺錄鋇姆治霾唄雜兄謖瓜幀罷餃Φ姆欽皆俗鰲盵13],呈現出村莊政治的復雜面向。但是,“過程”的本體論傾向可能導致研究者陷入事件之流,忽視村莊政治的制度基礎[14]。村民自治的目標退縮為以權力實踐規則為基礎的“局部秩序”建構[15],遮蔽了村莊政治的整體性。

  由此可見,國家政權建設路徑旨在以國家政治塑造村莊政治,形成國家主導的縱向一體化的行政治理結構。村民自治路徑突出了選舉政治的實踐形態,強調農民政治參與的重要意義。二者分別展現了村莊政治的國家視野與村莊立場。但是,這兩種思路均未能跳出“國家—社會”二元對立的理論框架,難以避免鄉村社會的邊緣化和村莊政治的形式化。這樣的村莊政治研究就其實質而言是非農村的。鄉村治理的研究路徑雖然體現了對村莊治理的主體性關懷,但其局限在于村莊政治始終是作為治理實踐展開的背景,未能在根本層次上揭示治理的制度基礎和政治邏輯。因此,如何從鄉村治理的實踐機制出發,深入鄉村治理的村莊政治基礎,便構成了提升鄉村治理研究理論層次的重要方向。本文主要承接鄉村治理的視角,并基于對國家政權建設路徑和村民自治路徑的反思,闡釋鄉村治理的村莊政治基礎,以揭示鄉村治理轉型的深層邏輯。

  本文旨在去除對村莊政治的遮蔽,將村莊政治建構為一個直接、獨立的研究域,討論村莊政治之于鄉村治理及其轉型的意義。村莊政治指的是村莊內部多元主體通過協商、斗爭和妥協等方式實現利益再分配和秩序再生產的過程。村莊政治以村莊作為場域,其實踐過程既是對村莊資源、關系和規范的動員,同時也再生產了村莊的資源、關系和規范,并賦予村莊以政治性的實體內核。政治性是指一致性規則的自我制定和公共性原則自我實施的能力和狀態。政治性的內核鑲嵌于其中的村莊政治,即實體性的村莊政治。為了展開本文的分析,筆者有意識地引入實體主義的分析視角。在此,實體主義主要區別于形式主義的政治分析路徑,后者往往將政治抽象為基于利益的權力互動過程。村莊政治研究的實體主義視角不僅注意到村莊內部的利益分配和利益斗爭的形式,而且關注到這些競爭、沖突等權力互動背后的社會基礎。深入村莊政治的實踐邏輯,有助于拓展鄉村治理研究的視野,進而洞察鄉村治理轉型的深層基礎。

作者簡介

姓名:杜鵬 工作單位:南開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福建11选五玩法说明